搜狐体育-搜狐网站
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卢宁军通过搜狐澄清"见死不救" 明年再战达喀尔
  时间:2006年01月18日17:47   来源:搜狐体育   我来说两句我来说两句(0)
 

  视频:卢宁军搜狐召开发布会 澄清见死不救传言
卢宁军通过搜狐澄清


卢宁军为传言而伤感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我来介绍一下嘉宾,车手卢宁军、润滑油的副总姚旗先生,还有三角轮胎的企业文化中心的主任王晓东先生。在开始之前,先简单回顾一下三角轮胎统一润滑油车队的征战过程:

   2005年12月8日,三角轮胎统一润滑油在北京举行了盛大的发车仪式,这是三角轮胎统一润滑油车队的会徽,是一条飞着的龙。这是12月30日三角轮胎统一润滑油车队和欧洲的经销商在赛前进行的聚会照片,现在看到的是在欧洲现场,在里斯本全球华人纪念照片,车队在2005年12月31日正式踏入征程。这是三角轮胎统一润滑油在发车台上的照片。我们在整个比赛过程非常艰辛,白天12个小时,下来马上要修车,老卢和车队的工人一起连续十几天不休,白天比赛,晚上回到地方继续修车。现在比赛已经结束了,卢宁军也回到了我们这里,首先请统一润滑油姚旗副总经理给我们大家讲述一下这次赞助三角轮胎统一润滑油车队征战的一些感受。

卢宁军通过搜狐澄清

统一润滑油的副总姚旗

  姚旗:今天对于我们成千上万的统一人来说,是让我们欣慰的日子。我们一起和三角轮胎一润滑油车队从欧洲到非洲的土地上,激动了半个多月,特别是在最后几天里,当我们听到车手遇到了巨大的困难的时候,很多经销商非常担忧,我们的很多用户发来短信,打来电话,担心我们的车队的行程,担心着我们敬爱的卢车王,今天我们终于把这块石头放下来,今天终于把我们尊敬的车手迎回来,今天我们放下工作,一定要赶到机场里拉着老卢的手说我们终于放心了。达喀尔可以说是世界赛车舞台上最艰苦的一个赛场,在这个赛场上,多少汗水,多少血水,多少骄傲的背后有多少泪水,我们卢车王第三次在茫茫沙漠上闯过半个多月,带着我们两个产品,还有其他品牌共同在这样一个世界汽车品牌比拼舞台亮相,对我们的帮助是巨大的。应该说卢车王在过去20年里一直为中国的越野赛车运动摇旗呐喊,一直在默默地做出的自己杰出的贡献。今天当卢车王把我们的品牌带到那样一个舞台的时候,我想不管有什么样的困难,不管有什么样的艰辛,我们所有统一人的心和卢车王跳在一起。

  姚旗:我非常激动,很多同事跟我说,这几天要好好休息,特别是让我跟见到老卢问一问身体有没有受伤,然后问老卢怎么样,明年我们能不能一起再去达喀尔,老卢给了我们坚定的回答说可以!今年我们在达喀尔的征程只是一个起点,希望以后和三角轮胎一起拉着老卢的手,在这样的舞台上不断亮相,不断一起挑战,不断冲击更高的高峰。最后希望我们大家一起来用掌声感谢老卢在过去这些天里为我们付出的艰辛努力,谢谢他。

卢宁军通过搜狐澄清

三角轮胎的企业文化中心主任王晓东

  主持人:接下来请三角轮胎企业文化中心主任王晓东先生给大家讲两句。

  王晓东:尊敬的卢宁军先生,尊敬的媒体各位朋友,首先受董事长的委托,欢迎卢宁军先生平安归来,三角轮胎很自豪能在2006年开始,我们的轮胎能够伴随卢宁军先走完一个又一个的赛段,这么多天来我们和卢先生一起失去、得到、失去和收获,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客户,我们的老板,都时刻关注前方的战士,我们的心始终和前面在一起,这个过程带来的精神,让我们的事业和生活充满向上的力量。在达喀尔什么事情都会发生,但是卢宁军在整个赛事体现的品质和精神让我们敬佩,在艰难的环境顽强拼搏,克服种种困难,让外国人见证了我们的专业水准和顽强的精神,也真正体现了达喀尔勇于挑战的精神。我们公司决定在卢宁军先生方便的时候,邀请到我们集团,到遍布世界各地的经销商,为全体的管理人员和经销商讲述他们比赛的挑战极限,挑战自我的报告,激发我们在全球市场经济环境下奋勇向前的精神。我们跟统一润滑油冠名赞助的车队,是我们三角轮胎的开始,打开一扇大门,我们轮胎得到的充分的考验,也增强我们把企业做强做大的信心。再过几天就是农历新年了,请在这个春天最近的时候接受我们三角轮胎真诚的祝福,三角继续支持中国汽车运动,支持卢宁军先生再度挑战达喀尔,谢谢。

  主持人:卢大哥出征前曾说:有人说我是中国汽车运动的老将,实际上在达喀尔比赛当中,我只是一个年轻的挑战者,当时所有在场们听到这句话以后非常感动,首先卢大哥谈一下在这个过程中有特别精彩,特别有趣的故事,接下来会有媒体互动的环节,首先请卢大哥给大家发言。

  卢宁军:今天来到搜狐,感到很荣幸,我有一个小礼物想送给搜狐,就是我从达喀尔带回来的一个非常便宜的钥匙链,钥匙链可能就两三块钱,这是我从达喀尔带回来的,已经磨得很光了,走的不止一万公里,我想送给搜狐作为一个小小的纪念。

    搜狐赛车频道主编冯浩:非常漂亮,谢谢卢宁军。

  卢宁军:我在飞机上十几个小时,没有睡着觉,想了很多的话题,但是面对亲人,面对赞助商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讲起,我还是从感谢讲起,今天媒体朋友有一些,在这十几天的日夜里,感谢你们对我们的支持,给我们掌声,给了我们很多的鼓励,实际上是媒体朋友和摄像机陪伴我们走了一万多公里,穿过了撒哈拉,在非洲大地上创造了一个一个的神话,我想衷心的感谢媒体,是媒体给了我们比赛,更加精彩的画面,更加精彩的场景。

     在我介绍一些简单情况之前,首先还是祝贺,祝贺帕拉力车队两辆车圆满完成比赛,而且取得不错的成绩,在这里衷心的祝贺他们。他们的车手表现的非常出色, 还有三菱的车队的车手退出,我和三菱的技师有过聊天,在休息之前,他的车一个变速箱非常好,但是在休息日之后,变速箱出了问题,不能进档,进档困难,从三菱技师那里了解的情况,机械师太累了,三天三夜没有睡觉,造成了错误,他们的车手表现非常好,非常年轻的车手。我也对对江玲表示遗憾,江玲车在中国销售非常好,主要是江玲在改装车的时候有一点问题,经验不足,第一次去,对达喀尔并不是很了解,非常的同情他,我表示遗憾。

     三角轮胎统一润滑油车队在十月份正式决定参加达喀尔,是一个非常短的过程,在短短过程里,把这样一个车队运作到达喀尔,和媒体沟通,从我们对赛车的改装,赛车的准备,技术和运行,包括车手的准备情况还有训练,和车队服务的沟通和磨合,都做的不错,在正式的里斯本出发时间是去年的12月31号,在欧洲的两个赛段,包括非洲的前面赛段,我们的车队表现非常出色,表现出了优异的性能,因为在欧洲赛段拉力的情况比较多,在有路的情况下,虽然欧洲南部的赛段比较窄,但是作为一个性能非常优良的车表现出来的速度是令我吃惊的。在前面赛段保持在40多名的位置上,这也是我最初的想法,因为在欧洲的两个赛段和在非洲初段的时候如果有战绩比较好的位置,在进入沙漠的时候,应该跑得比较前面,不至于被前面的很多车把路压坏,这样的话对我们翻越沙丘,走沙漠路段很有帮助,在第一步的计划我们是实现了。做的非常出色,我们的车队,工作人员协调的非常好。到摩洛哥中部的时候,我们的车有一些问题,首先是避震器出了问题,大家在电视上看到,非常令我们担心,但是我觉得这不是偶然的问题,实际上和我们在驾驶车的过程中还是有一定的关系,我实事求是地讲可能在那个赛段里比较着急一点,我向大家透露一些内部的情况,我们车队在头一天说你应该稍微加一点速度,这个赛段过去以后,要真正进入摩洛哥南部的大沙丘阶段,在这个赛段抢一点时间,超越30个车手,位置非常好,在没有压过的赛段行车,不会陷车,我没有按照经理的说法去办,我还是加快了速度,在车有故障的情况下,大家在电视上看到,我们的技师在帮我修车,我还接受了尼桑一位记者的采访。当时心情非常坏,遭受第一次坏车,使我要浪费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两个多小时意味着要走出去差不多一百多公里。

卢宁军通过搜狐澄清

搜狐发布会现场

  卢宁军:技师在两个小时把我们的车修好,我们就出去了,第二天出发位置,从40多位一下子到了80、90位,处在很不好的情况。在下面的比赛里, 我非常担心的问题还是发生了,我们的悬挂一直有响声,到最后退出比赛也是有悬挂的问题,在三百多公里的赛段里,我们也是降低车速,成绩还是不是很好。我们带着问题,一直在坚持,当然必须坚持,没有理由不坚持。在第四赛段,第五赛段遇到新的问题,我们前半轴出现问题,我们的名次一下子跌落到180多位,180多位起步,连卡车带小车都出完,是赛车的最后位置,我们处在最后的位置,当时比较着急,我参加过达喀尔拉力赛,我知道在一个比赛当中两个小时、三个小时不是太大的问题,但是处在这样的位置,再走沙漠是非常困难的。我在后面走的时间,前面一两百辆车把沙漠压得非常松软,要付出更大的代价,要选择新的路线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也是非常冒险的事情。

  卢宁军:在休息日之前,我们还遇到很艰难的赛段,休息日之前两个赛段是淘汰一个赛段,在这个赛段淘汰很多人,我们每行驶一公里有摩托车倒下,有选手退出,在几十公里,在最后120公里的赛段,连摩托车带汽车有上百辆全部面临淘汰,我们在那个时候真是要咬牙坚持,那个时候天天渐渐热了,而且车面临故障,当时这个赛段跑完之后,成绩回升了。在那个时候我想到三角轮胎的工人大哥,想到了统一润滑油对我的期望,必须咬牙坚持,在休息日之前,我们的情况恢复比较好,又进入到前60名,当时我们抱定决不放弃,一定要坚持下去,休息日得到比较好的休息,在休息日期间把车辆调整了,身体也调整了,和机械师有了更多的交流,机械师也得到了休息。在休息日之后的第一个赛段也是非常艰苦,在这个赛段如果说不被淘汰的话,这个赛段非常长,有500多公里,全是沙漠,翻越不同的沙丘,在这天比赛里,有一个摩托车手是澳大利亚非常著名的摩托车手,因为行驶在150公里速度的时候发生翻车,人甩出去70米,身亡。这个消息传来以后,对我的震惊非常大。在高速的路上,要格外的小心。我们度过了非常艰苦的赛段之后,又迎来一个相对来讲比较容易也是比较容易犯错误的赛段,在这个休息日后面的赛段就是文广远退出的赛段,他退出,我们大家感到非常遗憾,当时中央电视台问了一些情况,我们也猜测,是不是在休息日期间在修车过程中出现了隐患或者说休息日之后很容易放松警惕。我觉得文广远两年参加比赛,都没有完成,对他来讲很不公平,但是达喀尔拉力赛就是这样的比赛,有的人连续六年参加没有一年完成,我遇到摩托车手参加了七年,有六年没有完成,老完不成为什么还参加,因为它难,它要容易,我就不来了。整个赛段在这个时候到了非常残酷的阶段,淘汰了50%,在后面阶段,我们的车得到了调整,速度也加快了,又恢复到30名,又到20名,到了第二赛段,这个赛段很简单,我跑上来是24名,第24名出来的赛段,发现我的车有问题,其实在进赛段80多公里的时候前半截都断了,那个时候车没有问题,过河,有泥泞的地方一定要加大马力,不能停,一停就陷入泥泞。出来之后,把我的车检查了,前面的避震器,花了五个多小时拆下来,重现校正,到非洲人开的小修理店把校正,修理好,出发了不到一公里,在左转弯的时候发现三头牛,一头小牛,两头大牛正在中间,在很短的时间,如果迎面撞牛,会把车后前面都撞坏,我想保护水箱,保护前面,撞车不能撞头,撞腰和屁股都没有问题,我踩刹车躲避这个车,躲避这个牛车出现了横滑,那个球头本身有一指松没有紧,我提出来球头有问题,终于悬挂断了,球头也脱落了,我们没有出线,当时的赛段是马拉松赛段,我们一直没有提示,为了去救俄罗斯人,他翻车了,还有日本的车手,他的车提示去救他,因为时间过程超时,迫使他退出比赛,当时提示还要走这个路,事后才知道提示陷在河里,这个赛段是非常特别的赛段,很容易陷车,又把零件拆下,又到当地的小修理店修了,修了一夜到第二天上午修好,又赶到下一个赛段,当时赶到那个地方所有的地方都下空空的场地,而且头一天那些运动员住过的账篷,住过的草棚,还有两辆油车,把油加给赛车,而且留下赛车轮胎的痕迹,真的非常伤心,看见那些轮胎的痕迹应该有我的轮胎痕迹,我们应该在这里,可是我们没有能够有资格再在赛队去,当时我们在要走一条近路,还要去达喀尔,不能这样算了,必须走,即使退出比赛也要坚持。当时有600公里的路,是绕行,我们选择200公里,在几内亚和塞内加尔的边境,这条路是打听当地的村民知道这条路,是地图上没有的。这两百公里我们整整走了一天,这个时候和我们的车队还没有取得联系,卫星电话也没有电了,最后我们想穿过几内亚塞内加尔以后,手机就能通了。告诉我们所有关心的人,说我们正在去达喀尔的路,我们一天一夜没有吃饭,光靠喝水,在几内亚的时候碰到安徽的人,安徽人在那里修援建工程水电站,他们说你们是中国人,开车回去拿了两个面包和矿泉水,那个面包还和大家分了吃。我觉得身体上的问题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是金钱,非常难过,应该说没有完成任务,可能当时速度稍微快了一点或者处理的不够好,造成悬挂损坏,心里很内疚。

  卢宁军:今天我可以说实话,说良心话,还是对不住我们的三角轮胎,对不住工人大哥,对不起支持我,鼓励我,给了我巨大支持的统一润滑油老总们,还有工人弟兄们,我表示歉意,但是达喀尔一战就是这样的比赛,非常残酷,任何意外都有可能发生,达喀尔拉力赛不是一个简单的比赛,真正比赛的内涵远远超过了单纯的体育比赛,他赛的是一种精神,赛的是斗志,赛的是契而不舍,不放弃努力的精神。我们从开始比赛非常顺利到出现很多故障,一落千丈,我们已经落到最后,没有放弃,一步一步地赶上来,一直在坚持着,我们在战斗,名次我们一点点在升上去,也表现出来我们不放弃的精神,遇到困难,遇到挫折,有失败,这是非常正常,不要说在比赛当中,在生活中,个人,一个家庭,一个集体,一个企业都会遇到这种情况,遇到了以后,我们不要发呆,看成很悲观的事情,我们为了梦中的达喀尔,梦中的未来,梦中的事业是一定会成功的,我们一定会努力,今年的达喀尔拉力赛虽然结束了,这个不证明我们以后到不了达喀尔,达喀尔真正的内涵是的要向前,要我们所要努力的方向去前进,这才是达喀尔真正的精神。

 

卢宁军通过搜狐澄清

老卢说到伤心处

  主持人:今天中国汽车运动联合会副主席陈学众先生也赶到现场,我们大家欢迎。陈先生本来有其他安排,听说卢大哥已经来到搜狐,说无论如何看望一下他,现在请陈主席发言。

  陈学众:参加这个会,对关心三角轮胎和统一润滑油对老卢的支持,因为我们是朋友,我代表老卢表示感谢。谢谢大家。

  主持人:接下来是媒体互动时间,请记者朋友提问。

  中国汽车报的记者:作为媒体一直关注三角轮胎统一润滑油车队在达喀尔的表现,作为媒体首先向卢先生和三角轮胎和统一润滑油的企业致敬,请问卢先生和姚总,中国品牌首次组建车队,您觉得这个意义何在,另外问一下姚总,统一润滑油经历了这次达喀尔的考验,您觉得企业收获何在,您刚才表示下一次还要出征达喀尔,这个考虑是怎么样的?

  卢宁军:车里面用了三种统一润滑油的产品,主要是引擎的油,在欧洲赛段可能还不重要,因为气温比较低,特别是到了马里坦尼亚,翻越沙丘,都是一档二档,发动机容易热,但是从我开的车子来看,一次过热的现象都没有,但是我听了其他车队人讲发动机热,当心小心发动机爆了,因为我的赞助商是统一润滑油,我们加了统一润滑油,我特别留意发动机的工作情况,因为发动机的工作形成和润滑油有大的关系,姚总也说了老卢注意一下润滑油的工作情况,现在给大家汇报,另外也姚总汇报,这个油的品质真的很好,发动机一次没有过热,而且我们在途中换了一下油,我看这个油从黏度,清洁度都很好,其他的油我没有注意。还有三角轮胎赞助车队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更不容易,因为三角轮胎有30亿的轮胎是卖到世界各地,我看二三十个黑人穿着三角轮胎的衣服来了,他们非洲人看我们车有三角,我们身上有三角,像见了亲人一样拥抱你,要唱歌跳舞,也是很麻烦,一次两次可以,来了五六拨,当然我从内心来讲是很高兴的,三角轮胎车队到他们市场去表演,去参加比赛,对当地的经销商是鼓励和鼓舞,对他们所经销的产品的肯定,他们的高兴、掌声和笑容里,对自己的产品是满意得的。我讲三角轮胎走过撒哈拉,在非洲扎了根,我觉得三角轮胎让我真正看到他们。

  姚旗:讲两点,首先达喀尔拉力赛不仅是世界上越野赛最艰苦,影响力气最大的比赛,同时它也是世界级的汽车及相关品牌的最激烈的一个竞技场。可以说统一在过去几年里,一直是通过老卢在不断地推进我们在这个平台上亮相,去年和老卢一起支持帕拉丁车队到今年我们一起组建这样的车队在舞台上亮相,应该说我们的目的是达到了,在这个舞台上的表现是出色的,是优秀的,特别是老卢作为中国赛车界的一个响当当的最有影响力的品牌和我们三角统一一起在这样舞台上演绎了非常壮丽,让我们非常自豪的比赛,我们全体统一人是非常满意,非常为之自豪和骄傲的。

  姚旗:如果说还有什么收获的话,正如老卢刚才所说,实际上达喀尔拉力赛从第一天开始,就面对着巨大的困难,在每一个赛段,每一天每天的变化的困难是无穷无尽的,这个比赛可以说每向前一步都在考验汽车,考验车手,考验我们的车队,参加这样的一场比赛,本身对于我们品牌,特别是我们统一润滑油的品牌,从诞生那天起就处在艰难困苦当中,在市场当中一步一步谋求发展,这样一种精神是契合的。老卢一步一步走向终点,走向胜利,不管遇到了多么大的困难,坚决不轻言失败,坚决不轻言放弃,这种精神对于我们统一人,对于我们全各地的经销商,销售人员,对于所有统一的用户,都是巨大的精神的鼓励和激励,这样的收获比之品牌的宣传来的意义更重大,更突出。

  记者:想问三角轮胎的负责人,当初怎么想赞助这样的比赛,对明年有什么样的想法。第二问卢老师,前段时间看有个门户网站的新闻,说11、12赛段,有一个车掉在沟里,您简单停了一下,又接着往前开,不知道您是怎么想法?

  王晓东:中国的轮胎做品牌也是刚刚起步,因为轮胎产品基本上属于生产资料,直接与汽车厂家配套,后来随着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轮胎产品逐渐从生产资料往生活资料靠,市场直接做到终端,而且最近几年,在实际上排名前十位的外国跨国公司都在中国建厂,而且规模非常大,中国的轮胎企业没有办法和他们比的。我们今年想做达喀尔拉力赛,我们想把我们的品牌在海外市场做足,做稳,第二我们想一开始在谈赞助达喀尔拉力赛的时候,我们知道统一润滑油在品牌运作方面这几年比较成熟,而且知道中国的车王是卢宁军先生,我们非常有信心去做,赞助这次活动。通过这次活动,在活动过程中,反馈回来的信息包括欧洲,非洲的经销商还有中国的营销商他们的信心倍增,我们的品牌开始从赞助达喀尔拉力赛开始系统的运作,央视的广告投放都系统地运作,我们想达喀尔拉力赛的赞助活动对我们的品牌有很大的提升作用,我们想明年或者影响一段时间还会继续参加这类活动,提升我们的品牌。谢谢。

卢宁军通过搜狐澄清

卢宁军愿再战达喀尔

  卢宁军:在比赛到第12赛段的时候,我和徐浪相继发车,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发车,在12赛段后面有两个赛段都是200公里赛段,基本上在12赛段的比赛已经结束了,当时我是落后于徐浪,因为我的车发生很多问题和故障,徐浪是20多名,我也是二三十名,而且发车时间比较长,不会影响徐让的成绩,也不会影响我的成绩。当时进入赛段以后,走了80公里的时候,我的前半轴断了,因为我们开车都是四轮驱动,断了前半轴,光有驱动力也不行。当时又往前走,走了多少公里没有记清楚,但是我上了坡以后一看下面是一个河,这个河有大概40多米50米宽,而且潜水区比较长,我不明白这个河水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非常危急的情况是正在赛道中间,在三分之二的地方漫过徐浪的车,徐浪打开车门站在车边上,因为河水已经漫了一半,当时一看旁边有地方可以过,我就下决心冲过去,因为我知道我的车是两轮驱动,必须冲过去,而且中间有很多树,如果再潜进去的话,赛道就卡住,后面有卡车更难过,就容易造成堵塞,徐浪指挥让我冲过去,我就冲过去,还没有陷,过了三四米的时候,我收油门,我的潜意识是要停下来拖徐浪,但是我的领航说两轮驱动,不要停,非常危险。我和领航经常发生些小矛盾,我不听他的,他又吵又闹,叫我们车队经理调解,老指挥我去不该去的地方,一去就陷了,当然他还是非常有经验的。

     当时我就加油过去了,当然这是在一瞬间做出这样的决定,我和徐浪之间没有什么问题,在去年我们是对友,在很多经验方面,我还把我的经验传授给徐浪,徐浪很多时候找我聊天,我们在比赛的时候非常不错,我现在所后悔的一件事情就是应该停下来,走远一点,再告诉徐浪,我这个车没有四轮驱动是两轮驱动,我拖不了你,其实我和徐浪在前面有约,徐浪说大哥咱们在沙漠上如果有问题的话,拖,我说当然,不光是咱们了,包括周勇这些人一定要互相帮助,包括胡学军也是,要把绳子准备好,拖了就走,就可以,这是我和徐浪有约。在这个过程中因为有问题也没有告诉徐浪,当时听了领航的话,在出去五六十米之后也没有停,意大利人做出一惊一诈的感觉,一刹那的时间我就没有停,出来之后,我修我的避震器,还差点撞到沟里,电话也不通,我们又走了非常危险,不该走的一条路,200公里走了一天,走60公里走大路就好了,当时这个情况就是这样的情况。

    如果说徐浪有一些看法的话,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可能会,老卢怎么搞的,我们约定好你帮我,我帮你,怎么会走。当我见到徐浪是两三天以后见到以后把这个情况跟他说,也没有什么。比如我陷在沙里,周勇过去没有停车,我是理解的,因为那个地方非常软,他拖我,就会陷在那里。能救和不能救,能拖和不能拖只是相对来讲,不是绝对的。同时我们的车出现两轮驱动的情况,当时我后悔的是应该跟徐浪讲一讲,当时的时间和成绩不重要了。在最后还有两个小赛段,很简单赛段的时候,比赛已经结束了,但是在我的的心里深深有内疚,因为我应该停下来拖徐浪,至于网上有一些东西(在场记者补充:“见死不救”),这些我没有看,我表示遗憾,我也没有权利也不想在网上写这些东西是什么东西,我想作为一个老车手,不应该计较这些东西,想写什么就写什么,那是人家的事。但是我觉得中国的汽车运动,是要往前发展的,而且中国这几个车手到达喀尔去,本身就不容易,就来之不易,应该把我们去达喀尔,中国团队应该表现出来的团结,表现出来的友谊和表现出来奋斗精神和不放弃的勇气和精神坚持到底多表现一点,也没有太大的必要去写毫无疑义的东西

     说我是见死不救还是什么,在我心里不存在这个问题,徐浪和我是挺好的朋友,在去年比赛中手把手教他,我也非常关心他。我在比赛当中车陷,徐浪还拉我,在这次比赛中,别的车队陷了,我照样去拉,也去帮忙,葡萄牙的女车手还有西班牙小伙子,我拉了三次,也浪费了多时间,在比赛快要结束的时候,我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做这样的事情,与我这样老一点的运动员也是不相称的。这文章谁写的并不重要,写的什么东西,也无所谓,我表示深深的遗憾,如果真有能力和水平的话,多写一些正面的东西,中国团队取得19名的好成绩,为什么不多写一点,写这些拐弯抹角的东西,只能说明写文章的人心胸狭窄,我表示深深的遗憾,同时也谢谢他有这篇文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跟徐浪以这种形式解释一下,徐浪不是心胸狭窄的人,他是风风火火的人,当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说老卢不拖我,我可以理解,有这样的机会表示歉意,也是非常正常的,我觉得我做的没有错,如果我陷住了,就可能再挡一个赛道,从技术来说我不是对的。

    前两年我效力帕拉丁车队,做的也不错,包括统一润滑油去年和我一起赞助了帕拉丁车队,徐浪现在在帕拉丁车队,这是一件好事,这是继往开来,我希望徐浪有好的表现。

  提问:问一下陈主席,第一对越来越多的中国车队参加达喀尔怎么看,第二简单介绍一下今年汽联场地越野锦标赛的情况。

  陈学众:大家知道达喀尔赛是著名的也是最艰苦的汽车比赛,今年是中国派出的人数最多,也在关注比赛的过程,因为都是俱乐部的比赛,我们也有义务做一些工作,我们也总结这方面的,在服务指导这方面的工作。今年场地越野赛,因为要求2008年比赛的政府和体委都是非常积极,因为是区域赛,应当是15个分区赛,跟前两年从赛制上有区别,比赛比以前更精彩。

  提问:问一下卢宁军先生,通过您的介绍,我们知道这次遗憾退出比赛,T4服务车的原因占了很大的比例,您认为整个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车队后勤保障方面存在哪些不足,这个服务车是否造成您中途退出比赛的关键因素。第二个问题问一下三角轮胎的代表还有姚总,这次比赛暴露出中国车队后勤保障方面的不足,请问在来年赞助达喀尔拉力赛是否增加赞助的力度。

  卢宁军:从表面上,从客观上来看,好像是我的服务车没有改进,修理人员没有及时地帮我修理零件,如果有零件,二三十分钟可以修好,换一个车头。我们还是要实事求是,从我来讲,在比赛已经临近结束的时间,我已经开进达喀尔的大门口,马上要到天堂的门的时候,严格地讲我放松了警惕,在转弯的时候速度有点快,在进这个弯前,我的领航还说加油加油,快点。他有次要责任,主要责任在我,我放松了警惕。还有一个问题在前面悬挂断过一次,在这个地方也是有一个问题,现在回想可能在真正到摩洛哥沙漠之前,想取得比较好的有利的位置,这是我的想法,当然是车队的想法,我觉得车队做出了让我超过30个车手的位置才能处于有利的位置,我在超过20个车手就出现了问题。从宏观来讲,没有太大的错误,因为用一个中等偏上的速度走整个达喀尔拉力赛,是所有速度目标,我所有的目标按照这个来做,在处理上不够冷静,出现麻痹大意的情况。说老实话,只有真诚才能够面对一切。

卢宁军通过搜狐澄清

卢宁军战车

  姚旗:本次车队由于一些技术上的原因没能最终完成到达的目标,这个技术原因比较复杂,我想在明年我们继续合作,支持车队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过程中,一定会加强技术方面的研究,采取相应的措施,努力保障我们车队有更好的条件跑完拉力赛,有一点是我们态度鲜明的,只要能够和卢车王共同不断地在达喀尔拉力赛这样的舞台上不断地推进我们民族品牌,中国车手的表现,不断扩大支持,不断加强合作力度。

  王晓东:我记得卢宁军说达喀尔拉力赛,完成比赛有四个方面,有服务、赛车、车手还有专家,在路上在讨论这四个方面的问题,回来以后,我们会更新,对轮胎方面会进一步改进。

  主持人:今天的媒体见面会暂时告一段落,感谢诸位和领导,再次以热烈的掌声向今天到场的嘉宾表示感谢。

  卢宁军:我手上戴着的手环上面有达喀尔拉力赛的急救电话,说白了,就是要死亡之前,打这个电话就可以求救,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人手指上面每个都有一个,今天不用了,请老总帮我剪掉。

  姚旗:这也标志着这次比赛胜利结束。

  主持人:也感谢媒体到场的媒体朋友。

  视频:卢宁军搜狐召开发布会 澄清见死不救传言

(责任编辑:大舒)



共找到 个相关新闻.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 【热点排行】 【推荐】 【字体:  】 【打印】  【关闭

 ■ 相关链接
·徐浪认为媒体夸大其辞 周勇: 卢宁军拉过我两次(01/18 11:50)
·徐浪认为媒体夸大其辞 周勇: 卢宁军拉过我两次(01/18 11:50)
·调查:你怎么看待传说中卢宁军“见死不救”?(01/18 11:09)
·卢宁军自述“见死不救”:不是不救而是没法救(01/18 10:21)
·卢宁军自述“见死不救”:不是不救而是没法救(01/18 10:21)

 ■ 我来说两句
用  户:        匿名发出: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搜狐短信 小灵通 性感丽人
三星图铃专区
[周杰伦] 千里之外
[誓 言] 求佛
[王力宏] 大城小爱
精品专题推荐
短信企业通秀百变功能
浪漫情怀一起漫步音乐
同城约会今夜告别寂寞
 精彩生活 

星座运势 每日财运
花边新闻 魔鬼辞典
情感测试 生活笑话



菊花台
迷迭香
青青河边草
丁香花
原来你也在这里
爱如空气
不要再来伤害我

精彩推荐









秋天不回来
月亮之上
求佛
香水有毒
死了都要爱
寂寞沙洲冷
迷糊娃娃可爱粉红卡通
四季美眉给你最想要的



-- 给编辑写信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