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体育
搜狐体育-搜狐网站
F1赛车频道 > 国际赛车 > 2007年达喀尔拉力赛 > 达喀尔拉力赛新闻

卢宁军征战达喀尔归来 比赛很艰苦明年继续参加


卢宁军征战达喀尔归来 比赛很艰苦明年继续参加



    搜狐体育讯 卢宁军:非常感谢大家能在百忙之中和我们共同来分享拉力赛的一些战火或者是成功和愉快。三角轮胎的领导也在这里,我想先请领导给我们说几句。

  三角轮胎副董事长常务副总裁侯汝成:尊敬的各位朋友大家好!首先我们老卢参加这次会议我们非常高兴,对这次会议表示热烈的祝贺。达喀尔拉力塞是一种精神,这种精神是努力拼搏,也是三角文化所倡导的。老卢也是我们三角职工学习的榜样。

通过这次达喀尔拉力塞更加激励了我们勇往前进,展示了三角的产品和我们的企业精神。今天在这里能够同大家见面,非常的高兴,对大家表示感谢,谢谢大家!

  卢宁军:这次比赛大家可能这一段时间从电视上也都陆陆续续看到了一些消息。真正在达喀尔比赛的期间,实际上有很多内容、有很多事情也是不能够及时到后方的。中央电视台明天传送的事情都是头一天发生的事情。从6号比赛出发那一天中央电视台就报道事情了。皇家公园出发的那一天,我觉得特别有意思,我从法国出发过、从巴塞罗那也出发过。我出发那一天从一个比较浓的雾天出发的,还有参加达喀尔拉力塞的车手都聚集在一起,当然是很热闹的。从浓浓的雾出发,给达喀尔深深的蒙上了一层不可预测的浓雾的感觉。我们本身在雾中也看不远,但是这意味着什么,我们也不知道。要在雾中开展这样拉力赛是一种色彩。果然不错,我们在后面的日子里面,遇到了很多的问题。

  卢宁军:其实在第一天和第二天比赛我们还算顺利,至于说在葡萄牙和西班牙的比赛里面,我们也在赛程中我们也停了车。开始出发的车,每辆车之间的距离非常的近,如果前面的车在沙漠驾驶中有一些迟疑,我们就会开的更慢,那就很容易陷,正因为这样我们在赛段里面陷了两次,造成了我们的名次很落后。当时是一百多名,其实在达喀尔拉力塞开始一百多名是小问题,我们也不急于在比赛的初级阶段有一个什么样的前列位置。到西班牙结束了以后,我们很顺利的登上了开往摩洛哥的大货船,赛车装在大船的下部。当时碰巧的是我和刘斌住在一起,非常有意思。刘斌说:“非常的感谢,能够可以和老卢聊聊天。”最后我们登上了非常的大陆,第一个特殊赛段是250公里,这个并不是很难,但是我们发生了很大的问题,在离终点还有70公里的地方,我出了一个判断上的失误,造成了一个撞车。是一条干涸和河床,从干涸的那一边看去,我可以看到那边的一条路,但是当开下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前面的道路了,我就尝试着登上了对岸的路,我当时确认路应该是直上直下的登上对岸,但当驾驶到那里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是一个转弯,然后再右转弯当时来不及了,我侧身就撞上了那个台子,但是并不严重。如果说有零件的话,三十分钟就可以修好,但是我在那儿等了三个小时,我的维修车才来。按说的话有半个小时,最多一个小时就能修好,但是我们又发生了另外一个问题,有一个零件拆不下来,拆零件又拆了三个小时。然后拆下来以后安上我们已经错过了关门的时间。我在这里耽误了六个小时,然后罚我几个小时,等于在我比赛的初级阶段就处在一个不利的位置。

  卢宁军:当时我们的维修工作人员他们非常的努力,而且在那天晚上,我们也忍受了摩洛哥北非的高原,几乎埋下了一个感冒的隐患。当时心情非常的糟,在比赛的初期阶段遭受不幸。一般来讲,如果很多撞了车以后,车仍然能开,或者说在很短的时间能够修好,这是一般的情况。可是我们撞车并不严重,但是耽误了太多的时间。实际上就失去了我们进入前三十名和二十名的机会。作为参加第四次参加达喀尔拉力塞的选手来讲,犯如此错误,我觉得实在不能让人原谅,这是我到今天还深深内疚的一件事情。在后面的赛段,我又遇到了新的问题,因为悬挂撞了以后,我换上了一个新的转向系统里面有一个平衡的转向系统,这个东西造成了我第二天的比赛方向没有助力,在这个情况下我开了四百公里,这个代价实在太大了,当时两个大拇指都打伤了,应该说拿出了极大的努力,坚持把四百公里开完。

  卢宁军:我们另外一个队友日本人他也把小手指打骨折了,也是方向盘的问题,但是我还好,我没有骨折,但是我现在还不能拿东西。后面的赛段一直到达喀尔全部忍着剧痛咬牙来坚持做这件事情,赶上换轮胎,有的时候要处理一些问题,我拖车,帮人家拖车要付出的代价就更大了。因为疼痛这个东西是很难咬牙坚持得住的。在第四天的时间,我们就把方向盘的助力就修好了,我们在第五天的比赛当中,我们又出现了很多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实在也是十分坚持。然后我们把休息日的比赛就完成了,到休息日的时候我们得到了很好的休息,车况也得到了很好的恢复。

  卢宁军:在后来将近一千公里的赛段,中间是没有维修的。我们遇到的第一个沙漠,我们当时按照GPS的方向,应该朝正方向走的话,是穿越这一片沙漠,这片沙漠大概有六公里的样子,但是所有的车向右转弯,偏45度的样子,走沙漠的边缘,翻阅十几个沙丘,然后我们有一个错误的选择。当然我的领航往前直走,GPS是朝前走的,我们进四五个沙丘之后,就被陷住了。因为如果说,陷住了以后没有关系,如果你在大家都走的路上,人家帮你一把就可以了。但如果你走的一个本身没有人走的路的话,别人都不会去。当时所有的车,包括我们的T4和大卡车都是按照大家99%的人选这个路走了,但是我们选择的是直走。还有两台车埃塞利雅得车也走得我们的左右,跟我们一样。当时我们陷的位置特别不好,是一个下坡,我们的车就停在下坡的底路。是一个高的沙丘,我们要想退回来也是非常的困难,要垫沙板,一米一米的退。我们大概垫子了二十多次才走完了30米,大概也用了3个小时。我们遇到的最大的问题就是专用的千斤顶坏了,如果这个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很好的退出来。但是我们千斤顶坏了,这就意味这我们要把赛车地下的沙子掏空,要让车子地下四个轮子着地,才能往后倒。我们首先要把车子的旁边前后十几平方要挖空要让人下去,就这样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挖,一次又一次的挖,实在是太困难了。当时也是想着要放弃,这种陷车的话,因为没有工具,又不可能有车来救我们,因为后面还有四百公里的路要走,我当时跟我的领航咬牙,一米一米的前进。当时我们的水基本上也喝完了。我们带一天的水,基本上在三个小时的喝了三分之二还要多了。我的领航有意思的节约水了,我要水喝他都不情愿拿了。

  卢宁军:当我们把车开出来以后,我们又想回到大家都走的路线上去,只有这样我们陷车的机会才会少。但后面我们还经受了一次陷车,这个还好了。当然我们运气不好的是我们没有支撑的工具,这个是我们最大最大的考验,我觉得这次比赛我们无法完成了,真的是在每次挖的时候,我看到我的领航,领航看看我,我看他的眼神,似乎领航也在犹豫,我们还有没有必要继续下去,这样的话我们即便挖下去了,后面还有四百的赛段还能不能行。我的领航当时还那卫星电话给车队打了电话,我听不懂他说什么,但是我知道我们的车队要我们坚持到底。还有一个小插曲,同样在这个酒店,我们出发之前在这儿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当时开完会以后,丁总他很好奇,他对这个比赛也很不了解,他说你们参加这个比赛是很困难。我说对,非常的困难,有时候遇到困难的时候,遇到运气差的时候就十分困难。他说你想过放弃没有?我说我说老实话我想过放弃,无法再走下去了。他说你想的时候多不多?我说我想的非常多。当你遇到一次困难和绝望的时候,你就想到一次放弃。我说我想得很多。他说不行,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你想放弃,你想想可以,但是不能时间长。当时我在第一次挖三十米时候,我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可以想这个问题,但是不能过多的想,过多的想是有很大的问题。在五个小时里面,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卢宁军:我们知道晚了五个多小时,而且后面有四百多公里,我们加快速度往后开。走到天黑还有三百公里,当时我们又要过沙丘,是夜间就非常的困难。因为白天的话,领航员可以跑到上面看,哪里可以过,但是夜间过沙丘就困难。正好我们遇上了两辆落后的塞车,是埃塞尼亚的塞车,他们是宝马的。我们基本上三辆车一起走,他们陷住了,我们就拖拖他们。我陷住了他们可以帮我。

  卢宁军:我们走了大概十几公里的时候,我们又发现迷路了,然后我们用GPS找到一个方向。我们大概知道还有两百五十公里的样子,当时已经三点钟了,我们知道必须在八点钟之前赶到营地,如果赶不不到的话,我们就要退出比赛了。当时我们一起走,我看前面只有两辆车了,我就跟他们交流,后来就知道有一辆车出了问题,我们在原地不动,他就到后面去救车,他一去就去了半个小时,这辆车也没有回来。当时我跟领航一看时间不好了,已经是四点钟差不多了,还有两百多公里,而且不是说是我们的高速公路,最后的两百公里我们必须往前走。我和领航又喝了几口水就开车继续往终点走,我也迷迷胡胡的,神志也不清楚。当时什么也没有吃,就是一肚子的水,我当时特别困难的就是喝了很多水,而且车颠簸得很厉害,没有进食,就是老想吐,但是我必须要坚持。我害怕他知道我的身体不行了,而且害怕有放弃的念头在我们两个人任何一个人当中产生,那就废掉了。我就咬牙坚持着,而且那个时候,神智不清楚了,我拿清凉油摸了一下,坚持往前走。当时我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公里,我也不知道领航干了一些什么。


[1][2][3][下一页]

(责任编辑:小迈)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精彩推荐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卢宁军 | 刘斌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搜狐招商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