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体育
搜狐体育-搜狐网站
F1赛车频道 > 赛车竞技 > A1大奖赛 > A1新闻

A1车队做客搜狐聊天 满怀信心创造更好年度成绩


    搜狐体育讯 北京时间4月15日,A1大奖赛中国上海站将在上海国际赛车场举行。周四(12日)下午15点,A1中国车队车手程丛夫和A1中国队运营总监关蕴科两人做客搜狐聊天。

>>点击观看视频:A1中国车队做客搜狐 程丛夫讲述成长经历

>>点击观看视频:A1中国车队做客搜狐 关蕴科详解赛事品牌

>>点击观看视视频:A1中国车队做客搜狐 关蕴科冷静看待F1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现在我们欢迎车手程丛夫以及A1中国队运营总监关蕴科先生来到我们搜狐的聊天室,丛夫和关先生首先对我们的网友说几句话,对马上开始的A1大奖赛对车迷说几句话。

  首先感谢各位网友支持A1车队,支持我,希望能够来到上海有好的表现。

  程丛夫:搜狐网友大家好,我们是第二次来上海,也是A1大奖赛第二赛季,我们希望网友能关注我们的赛事。

  主持人:我们的聊天现在开始,首先问一下即将代表中国队参赛的程丛夫,今年一开始从荷兰站到马来西亚站,大概有四站的比赛,为中国队夺得了8个积分,非常不容易,现在在结尾的时候由于董荷斌加盟了GP2,程丛夫又临危授命,在经历了A1,然后现在又开了三年的F3,对这么多不同的经历能谈谈有什么不同吗?

  程丛夫:在英国三年方程式对我帮助很大,从中国到欧洲,参加欧洲非常高水平的比赛,感觉尤其第一年比较困难,第二年速度在关键时候发挥不出来,今年拿了一些比较满意的成绩,方程式打基础,然后到了A1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主持人:你是从A1的开头到结为,中国的比赛有什么信心?

  程丛夫:车队没有给我任何压力,我和车队都是希望在上海跑好,在英国跑好,给我感觉前三场A1是比较新的,在排位赛当中都有不错的表现,在比赛当中有一些可能不是特别好的,但是已经和机械师聊过了,把车做得更好,所以我对这个车队非常有信心。

  主持人:现在和他们的磨合觉得怎么样?

  程丛夫:没有什么问题,整个车队都是非常专业的,也是和专业的机械师合作,工作方法是一样的。

  主持人:在马来西亚这段时候是第一次遇到尼克.胡肯伯格,他现在是非常厉害的车手,大家对你的期望很高,对手又是很强。

  程丛夫:其实无所谓,之前基础打得好,一般来说一个小时的测试,作为一个好的车手应该把赛道完全熟悉了,肯定了他是非常好的车手,他是2005年德国宝马的冠军,现在A1也有很多的车手,德国的车和新西兰的车在A1里面算是比较领先的,所以他非常的有优势,但是不能说其他的车手没有他那么好,只能说的是德国和信息蓝车队在今年整个锦标赛当中发挥得比较好。

  主持人:你参加了英国F3的比赛,拿到了国家杯的冠军,这是什么样的比赛?

  程丛夫:英国三级方程式是比较有名的,一般来讲尤其对于英国雷诺方程式的车手,从前三位的车手都有机会去英国三级方程式,这是一个比较正经的途径,我没有考虑到参加欧洲三级方程式,我有比较大的有时是因为我习惯了英国人的做事风格,对赛道也比较熟悉。

  主持人:你也是昨天刚到上海,然后明天就开始参加练习赛,对身体上是不是有一些问题?

  程丛夫:我相信对每一个车手时差会有一些小的问题,尽量的做一些锻炼,把生活规律调整好,估计没有很大的问题。

  主持人:你现在在A1有什么困难吗?

  程丛夫:没有任何困难,一直A1车队对我很大的支持,在上海那么关键的比赛能够让我参加这场比赛也要感谢他们,希望我有一个好的表现。

  主持人:我们也看到你在捷克站中非常惊人的表现,也希望能在中国站拿到很多的积分,现在中国队最好名次是董荷斌在澳大利亚站中是拿到了第三,对中国的A1大奖赛来说是一个标志性的,关总他们也希望你能取得比较好的成绩,你有没有信心?

  程丛夫:我参加了前四场的比赛,由于去年成绩并不是特别好,车的研发比其他的车队慢了一些,所以在四场的时候我和机械师也沟通,把车调整得更好一些,在前四场没有真正发挥出我的实力,如果从冲刺赛来讲的话我目前的成绩还是最好的,而且对于排位赛来讲也是最好的,所以和机械师沟通,他们已经把整个长距离把车调得更好,如果能够保证我在排位赛的表现,再加上好的调教,所以还是非常乐观的。

  主持人:对于你来讲A1的赛车因为没有很多电子控制系统,是不是有一些难以操控?

  程丛夫:F1和A1不同,A1各个车队的相差距离没有F1大,所以给各个车手比较好的基础点,和雷诺方程式和三级方程式要快很多,车是越来越快的,抓地力也会越来越好,无论上了高水平的比赛,高马力的车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主持人:你在这边也遇到了很多中国选手,可能也没有和董荷斌一起合作过?

  程丛夫:没有。

  主持人:在你个人来看这些中国的车手,你对他们有什么样的评价?

  程丛夫:我觉得董荷斌从小在欧洲长大,所以比较习惯欧洲人的生活方式,对他来讲来中国反而是来异国,但是对江腾一和马青骅来讲从小在中国长大,比较幸运能够来到欧洲参加高水平的学习,虽然起步晚了一点,我也衷心的祝福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有很多人的支持,能够有机会参加高水平的比赛。

  主持人:江藤一也在走美国冠军方程式的路线,对这个有什么接触吗?

  程丛夫:因为美国和欧洲的方程式有很大的不同,在欧洲大家都聊F1,在美国大家都聊纳斯卡所以风格不太一样,对于我来讲之所以我们选择去英国,我觉得还有很多的东西没有完成,尤其我的目标在欧洲没有完成,我希望留在英国把自己的成绩拿到更好。

  主持人:下一站仍旧代表中国队参加?

  程丛夫:对,去年英国雷诺排位比赛我也排在第一位,在中级杯的时候也拿过冠军,对赛道比较熟悉,比较有信心。

  主持人:我们把话题转向关总,今年A1赛事的运作情况怎么样?我们也知道A1也遇到了很多困难,特别是在中国,由于没有赛车的基础,甚至他们都知道F1,没有对A1有很深的了解,谈一下今年A1在中国运作情况?

  关蕴科:我觉得最大的困难是整体,整体是指赛车文化,因为赛车文化,我的理解就是环境,赛车文化的缺少主要是缺少环境,而赛车环境包括政府的保障体系,社会资源还有群众性的文化基础,也包括商业历年,也包括商家对它的认识,整个文化缺失导致了一方面在欧洲红红火火,一方面在中国是叫好不叫座,我很难说一个具体的困难会造成我们运作上有问题,我觉得是整体的缺乏,而且整体文化理念不足这是我们最大的困难。

  主持人:你上次谈到了在中国因为是A1各个国家在做赛事的,在中国做赛事成本是非常高的?

  关蕴科:同样一个赛事在欧洲来说都是很正常的,比如社会成本很固定的,但是在中国做赛事社会成本不确定,当你不知道成本的时候准备了一百万,一千万,但是到最后发现两千万都不够,在中国做事情很重要的往往不是投多少钱的问题,是对我们的社会成本,社会资源要清楚,我们现在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不清楚,在欧洲电信、直升飞机、医疗保障都是非常成熟的,但是在中国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情况,在这个城市有的问题可能在另外一个城市是没有,而且文化保障,商业背景等等各方面都不同,我们在做一赛事的一年多肯定的来讲我们是新兵,但是我们遇到的问题是太多了,我几乎是每天柳暗花明,天天山穷水尽,从总的来讲这些困难是暂时的,就今年和去年比就好多了,现在整个社会保障,政府资源多方面的体系和过去的运作也完全不一样了,像去年坐下来接受你的采访不可能,今年至少我坐在这里可以做这样的聊天,这已经说明和去年不一样了。

  主持人:在中国有两站,一站在北京,一站在上海,A1要把第三、第四年的重点放在上海市场?

  关蕴科:是这样的,以上海站的赛场资源和保障体系在全世界是一流的,作为一个新的赛事要保障每一站赛事的质量要保证最好的赛场,北京站是出于一种任务,街道赛是今后的方向,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探索,如果选择场地赛一定是上海。

  我们把话题转到中国对于一周前董荷斌因为要加盟GP2,然后换车手,这对中国A1车队有没有很大的影响?

  关蕴科:首先这件事情没有影响反而还有好处,因为我们中国的车手不管是有海外血统还是国内本土化的,能够在国际界的赛车界得到重视,现在大有车手不够的现象,大家都在找,所以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而且我认为他们未来的前途都是职业车手,根据不同的情况选择不同的国际赛事,我们国家队通过这样的赛事,通过给这些年轻人提供阵地和平台,输送到国外去,通过他们的力量把中国的五星红旗升起来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中国队现在是排在第15名,有21个积分,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成绩好肯定是受各方面的关注,很多媒体,很多赞助商都会找到你们,但是现在很多人并不是对A1很了解,你对今年A1的赛事有没有具体的指标?想拿到多少分?是不是要排进前十?

  首先作为竞技体育只有一个指标就是进级,去年江藤一已经为我们国家队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今年新的赛季我们启用了程丛夫,他开了一个非常好的头,我们提出了一个指标一定要争取进前十,争取到分站的第三,甚至再争取到能够拿到分站的冠军,国际A1对他都有这样的信心,后来董荷斌加入,我们仍然没有改变我们这样的目标,按照现在的情况程丛夫又回到国家队来继续完成后面两站的比赛,我们相信以程丛夫现在的情况,按照正常竞技体育的规律会给我们增加新的积分,我们向上拼的目标是不会改变的,但是由于时间比较短了,我们再说分站第三,第一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完成这两站的比赛,争取下一站的好成绩。

  主持人:在去年有记者质疑,说能不能让江藤一的车从后面发车,影响到整个进程,但是经过事实江藤一第一站跑到了第12,所以当时A1的总裁也说了中国车手证明了自己并不是很差,程丛夫来谈一下从被国外这些记者媒体觉得根本不适合开赛车,然后到现在中国人能够走上领奖台拿到很多积分,能够和很多国家正面的比拼是不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是不是还有很多方面去发展?

  程丛夫:对于我来讲很难说,我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问题,最重要是看到整个国家的进步这是最重要的,无论哪个车手跑道哪个好成绩都应该高兴。

  关蕴科:江藤一作为第一次参加A1这样的比赛,加上他过去的记录,很难讲不被西方评价为一个新手,并且为他担心,这是很正常的,但是我也不认为后来排到第12就把这个问题解决掉了,客观的讲我们的车手由于长时间是以赛待练的环节,没有像程丛夫和董荷斌那样能够在欧洲拼出自己的一份天地,到现在为止马进华只能在赛场上练A1,被人家这样评价是很正常的,国内车手从国内走向国际真的是有一个过程,非常难的,但是程丛夫走的这条路,我也看过很多宣传的资料,我相信他内心的艰辛是别人都很难理解的,而且我们国家在赛车这个项目上又不能给乒乓球一样给出一定的资金,所以是非常不容易的。

  主持人:你的赛车生涯和很多中国车手都一样经历了非常艰难的时期,当没有经费的时候只能开GT这些比赛,那些可以赚钱,是不是有这样的问题,你转而开房车的话会严重影响到你的方程式生涯?

  程丛夫:一般来讲在欧洲,一般车手在方程式没有任何发展才会去开GT和开房车,对于青少年来讲,从卡听车方程式所学到的所有东西就算以后进不了高级比赛,去了任何房车的锦标赛也应该会在前面,因为你学的所有是驾驶风格和GT都没有泰达问题。

  主持人:很多人碰到经费的问题只能去开这些?

  程丛夫:这是肯定的,而且很多人也是碰到年龄的问题,不可能27、28岁还能开,就像刚才关总说的一样,我相信中国很多年轻人都非常有天分,但是没有这个机会去展示自己,也没有机会去欧洲学习,无论再有天分没有一个环境也没有用,所以这是很大的问题,我到了欧洲,我运气比较好,非常巧的是父亲把我送到意大利去开卡丁车比赛,最后17、8岁到欧洲开方程式比赛,对于我来讲整个过程是在走欧洲的风格,所以现在来讲在中国有一个断档的现象,很多年轻车手得不到资金上的支持,我就希望有更多的中国车手一起到欧洲,和一些欧洲高水平车手去比,这样才可以促进中国赛车运动。

  主持人:中国方程式真的很少,我们国家对体育是一个举国体制,F1的赞助商是很多的,A1包括程丛夫你自己是不是觉得找赞助商是非常难的?

  程丛夫:整个环境不是很好,所以对于赞助商如果出一分钱希望得到一块钱的回报,这是很重要的,我第二年来上海,F1已经有三到四年的历史在上海,随着大的有名锦标赛在上海逐步的出现,我相信对中国的投资人会有很大的启示。

  主持人:你碰到过这样的情况是不是很奇怪?既然车手在中国只有几个,很正常赞助商去赞助这些车手他们去国外比赛甚至进入F1或者进入更高水平的比赛?但是为什么这么难?

  关蕴科:从体育赞助来说,传统体育项目和奥运项目,差不多有80%的项目他们更难招商,反而现在国际上一些非传统项目如果搞得好的可能会有招商的可能,比如就拿赛车来说,尽管到现在A1的招商情况非常不好,但是我认为在国内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包括国际上也是这样的,大家熟悉了俱乐部的招商形式,让这些五百强,让这些世界上的首富他们甚至能左右一个国家的经济,他们已经习惯支持一个俱乐部,让他们转到支持一个国家的概念,这要有一个等候的时期,因为他们太熟悉这样的方式了,就拿我们A1来说我们现在遇到的困难不是不爱国,是大家已经熟悉了俱乐部赞助方式,反而不太熟悉赞助国家队的方式,第二我们的成绩确实不够,不要说我们A1中国队,就是整个A1国际也处在一个培育时期,是处在一个激活阶段,这个激活需要几个指标一个是车手,第二是赛事整体运作的科学化,因为一个赛事本身涉及到几百,几千,甚至上万条工作,所以这些周密的科学管理也决定了赞助商资不资助你,如果觉得有型有款,而且真的是做成了国际化就愿意和你一起来沾光,应该客观的讲尽管现在招商很困难,但是从非传统项目的成长性来讲我们比那些传统项目,比那些奥运项目反而有招商空间,甚至还有招商的利润空间,因为道理很简单,像赛车这样的运动以速度见长影响力是很强的,我们有一些球类项目无论怎么样讲都是没有人看的,所以人类的选择就是一个自然选择,人们对速度的追求一旦形成的时候A1这种赛事必然会有上升空间。

  主持人:那么明天你应该是参加测试,我们也想知道一下,之前你在英国F3这边的状态,你拿了国家杯得冠军,车还是不一样的。

  程丛夫:基础打得好的话一般无论开什么车都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当然这是肯定的,可能需要一定的适应,但是到星期五的下午我们就应该在比较有利的位置。

  主持人:在亚洲车手来讲,你觉得有那些水平是非常高的?

  程丛夫:在亚洲来讲我觉得我们中国就应该算不错了,虽然说马来西亚整体积分比我们高,但是他们比较有经验,我们刚刚起步,我们只要有机会明年我个人认为最少可以成为亚洲第一车队。

  主持人:对于明年中国A1车手的计划怎么样?是不是还是重新选拔还是继续沿用程丛夫或者董荷斌?

  程丛夫:到目前为止我们国家队是四个车手,就是马青骅,江藤一,程丛夫,董荷斌,无论他们有任何的合约,从法律上来讲,我们国家队的管理来看他们都属于国家队的队员,欧洲的车队常常是用标准的方式签下了一个系统的合约,我们到现在为止还处在每一站签约,每一阶段签约的方式,因为A1国际队车手的签约是有要求的,目前A1国家队从车手培训来讲我们要接受中青联的管理,我们曾经也制订过测试选拔的方法,但是到现在为止没有应用这样的方法,我们希望吸收中国国内具备各种资源的车手,因为我们的基础环境就是这些,我们希望把A1提供这些车手成长过程中的阶梯,所以没有一个准确的明年要选拔车手或者固定有几个车手,因为我们需要走过这样一个平稳的过渡期,更多的吸收年轻人进来,明年我们计划陆陆续续吸收一些新的车手进来,从目前的商业运作需要也好还是把赛事提高也好我们希望相对的稳定,至少像程丛夫,董荷斌,江藤一有一定经验的车手能够稳定下来,我们都希望他们有机会参加A1,因为这是一个共同大枣A1赛事的事业。

  主持人:明年中国队对自己的目标是什么?是不是有更高的需求?

  关蕴科:如果是从中国队来讲我们希望现有的车手能够更多的机会在A1国际里提高我们的地位,这是最重要的,我们希望能够进到前10甚至不满足于进前三,也就是刚刚说到我们期待每一站把中国国旗升起来,我们希望能够找到专业化的赛事推广商,不要再像现在这样的由国家队和海逸公司来承担又做赛事,又做推广。第三个目标我们希望赛车运动特别是方程式赛车应该出现稳定的格局,不希望突然冒出一片繁荣,也不希望大家突然又不见了,一定要珍惜这个环境,在我们国家体育项目里面方程式赛车真的是太薄弱了,我们希望拿出A1的资源和大家不同的赛事团结在一起,和不同的车手团结在一起,共同平稳渡过这个启动期。

  主持人:上午的新闻发布会说过A1和盛大一起合作,A1和他们都是非常年轻的公司,程丛夫也经历过卡丁车再到方程式,像这样从事的人非常少。

  程丛夫:对于我来讲可能由于A1的赛事成功,很多中国的厂商觉得我们也要做一个方程式,所以在去年也出现了很多的方程式,卡丁车现在的价格是比较贵的,如果卡丁车没有好的人才输送上来,方程式做得再好都没有大陆的车手。

  主持人:很多人都喜欢开卡丁车,觉得非常的刺激,现在在上海和北京开卡丁车的业余发烧友是非常多的,但是出现更年轻的,跟你那时候刚起步一样非常少?

  程丛夫:我非常幸运,因为我父母一直支持,度过了很多的难关可以走到现在,最主要的话就跟赞助商一样很难看到很繁荣的赛车界,因为大部分媒体都在宣传奥运项目,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量拿出好的成绩来,一旦成为一个成功的典型可以带动整个赛车运动的促进。

  主持人:刚才谈到了中国A1车队的经营情况,你觉得经营情况都是在打前战,打一些基础,能不能具体透露一下今年的收支情况怎么样?今年会有怎样的投入?

  关蕴科:固定的投入是一定的,赛事的注册费,在国外比赛的开支,这是一定的,几千万是需要的,最重要的是还有赛事,要做防撞墙,收益占不了支出的10%,有人问我们这样的投入为什么还继续这样做?在中国,在国际上这个案例是成功过的,F1也好,V8也好都是成功过的,相信在中国虽然是一个投资过程,但是全世界都关心这个市场,本土化又有这个赛事资源,我们现在也看到了希望,所以不太好具体的暴露我们投入了多少钱,亏损了多少钱,我们只能说这个比例,我们的收入不足我投入的10%,我相信有三年的时间会把缩小到5%,甚至会收回来,因为我们的成本越来越固定,当我们的成本固定下来的时候,我们懂得怎么样去计算的时候,而且市场在不断的培育起来,像今年上海站尤其值得提的就是上海银行对我们的赞助,这种赞助是企业打造城市银行的品牌和扶持一个国际赛事这些使我们看到了希望,在一个月内一个国有的银行支持一个商业的赛事,成功意义不在于给我们多钱,在于我们看到了商家重视这件事情,特别是最近我们从上海站发现很多的企业已经在研究和我们的长期发展战略,尽管现在在亏本,但是逐渐在减少。

  主持人:你今年是在英国的F3这边,我们也知道F3很少的车手会跳到F1?

  关蕴科:现在宝马的维特尔就是从三级方程式到F1,很多GP2是同一周,所以很多的F1车队没有办法参加GP2,所以很多车手留在三级方程式或者雷诺3.5,所以很多不同的选择,只要有机会留在欧洲水平都很高。

  主持人:程丛夫你的目标也是往F1方向发展,你觉得是不是在F3以后,如果成绩不错的话是不是再去看F1?

  程丛夫:对于我来讲没有想这么远,第一人,第二任,第三人进入一级方程式都无所谓,最重要是进入一级方程式之前把所有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中国的车迷不会想看到一个中国的赛车手没有做好任何准备就进入F1,所以对于我来讲很重要的是把基础打好,我的目标是把今年的英国三级方程式打好还有把今年中国车队的拿到好成绩,这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中国A1车队也为中国的选手提供了很好的舞台,A1为什么不能始终把一些车手固定签约下来?

  关蕴科:首先A1组建的时间太短,特别是像我们中国队,我们到现在才一年多的时间,在一年多的时间我们把车手和很多的系统完全建立起来真的还需要一个过程,第二个我们更多的是希望车手不断在A1得到锻炼,不影响他在其他方面的发展,这是我们的心愿,因为在其他方面的发展同样对A1也有带动,其实赛车运动和其他的体育运动从运动员来讲有很本质的区别,其他的传统运动员和奥运运动员,他们往往是先有成绩后有文化背景,而赛车运动员必须要现有文化背景,不能想象出了成绩再去读书,首先不是语言问题,还有专业知识,还有一个系统的对人心理、生理素质的锻炼,特别是我们的车手必须在一个孤独的环境,在一个远离祖国甚至远离集体环境到陌生环境生长的过程,不像一些运动员只要把单项的动作重复完成,最后提高高度或者缩短距离就能够创造成绩,赛车运动是团队运动,是需要大家的配合,在创造成绩的一瞬间是独立完成的,所以这个问题很矛盾,我们现在看的就是在整个车手成长环境来面我们缺少的太多,从这一点来说A1没办法把我们的车手固定再一个长期的签约或者保证相对固定的几个运动员,我们更多的是希望运动员在各方面发展,只要开我们A1的车就要创造机会,在A1能创造成绩,在别的方面也创造成绩,A1所有的运动员只要具备条件,只要需要我们都是欢迎他随时回来的,因为能把中国的国旗在全世界包括在中国升起来这有什么不好的,所以我们从第三个角度来考虑现在还真做不到,不像欧洲几万人,几千人同一个等级的车手在那里选择,我们朝着一个固定的目标去我们在中国做不到,我们用我们有限的赛事,就算把程丛夫签死了,我会耽误他的前途,因为还有一段时间还要靠别的环境发展和提高自己,而且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车手来说不是我车队的财富,首先是自己的财富,同时也是国家的财富,也是社会的财富,这就是我们现在为止不能走专业签死,欧洲的方法。

  主持人:有一个这样的情况,A1从去年9月份开始没有一个队能够在主场拿到冠军的?

  程丛夫:我也听说了。

  主持人:今年中国队有两个主场,在北京发挥得不是很好,在上海站是不是也会受到这样不好的因素?

  程丛夫:有了在北京的经验,我这次来到上海,感觉是第一非常容幸,第二也是非常放松的,我感觉来上海整个环境都非常好,然后有很多的车迷来支持,我也是非常有信心的。

  主持人:可能在主场作战对自己的压力会不会比较大?

  程丛夫:压力肯定会有,就看一个成熟的车手能不能控制住心态,如果把压力变成动力就非常不容易,也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A1的车对体能的要求比较高是不是?如果到一个体能极限的话一下子就使自己松懈下来,所以成绩不会很好?

  程丛夫:对于我来讲没有这样的问题,因为平常的话每个车手都在把体能做好,如果在开赛车的时候能够意识到脖子、背部感觉到累了就说明体力很差了,经常可以发现一个车手在两三个小时之后和普通人一样没有太大的问题,如果有问题的话还需要比赛和比赛间隔之间做一些锻炼。

  主持人:你毕竟也有一段时间没有摸过A1了,你自己的身体情况怎么样?是不是每天还保持健身?

  程丛夫:这是肯定的,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我一直尽量把体能做得很好,一直希望有机会帮中国车队比赛,如果想做一个成功好的车手,通过两个25分钟测试之后做得就应该非常出色了。

  主持人:我们刚刚说到你对这次中国队的比赛并不能给他们很多的压力,但车迷对中国队还是有要求的,我看到一些网上的车迷对A1车队有这样的建议,让他们去放松的开,不要有任何的束缚,因为去年好象听说江藤一和马青骅都觉得压力大,车队对他们有指标,觉得有束缚,关总对这样的问题怎么样回答?

  程丛夫:作为一个车队我相信对车手尤其是A1中国队没有对车手有任何的压力,没有任何要求,没有任何指标,最主要是后备的支持,如果一个车手对车队有要求证明自己不相信自己的实力,我也感谢这位车迷的支持,我觉得到目前来讲车队没有给我任何的要求和指标,就希望把自己最好的水平发挥出来。

  关蕴科:去年我们是以完成比赛为第一个目标,从完成比赛的角度来讲到了上海站是总决赛,我们确实有考虑应该让马青骅也跑一下,也让江藤一跑一下,这从体育精神是不对的,但是从感情上来说又不得不这样做,这是一个竞技体育的项目,今年完全不是这样的情况,我们应该从实际的出发,至少到目前我们以竞技体育的目标位出发,不考虑其他的因素。

  主持人:A1在周五之前是不允许有任何的机动设备让你熟悉赛道,你今天是不在赛道里面骑自行车?

  程丛夫:我今天做完采访之后会回到赛道上面做体能的训练,熟悉一下赛道,一般性在欧洲也是跟上海的规定是一样的,所以车手都已经很习惯了,这不会对我产生任何影响,一般是在英国跑8公里,可能也就是两圈左右。

  主持人:有没有时差的反应?

  程丛夫:会有,我问了一下我赛车的对手和队友都有这样的问题,但是到了比赛的时候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了。

  主持人:今天A1在上海赛车场举行了一些舞龙的活动,你是不是对外国的对手有一些交流?

  程丛夫:对我来讲非常感谢这样的机会。

  主持人:我们希望程丛夫能够在今天熟悉赛道之后有更加好的休息,能够为A1车队赢得更好的成绩,走上领奖台,我们最后请关总和程丛夫对我们搜狐的网友再说几句话。

  程丛夫:首先我要感谢搜狐的车迷支持A1车队支持我,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和车队好的配合还有一个支持,能够在上海还有在今年最后一场英国的比赛当中拿到好的成绩。

  关蕴科:今天以一个网友的身份来向搜狐的编辑们有一个要求,今后能不能在搜狐的网上多搞一些普及赛车方面的东西,坦白来说我到现在为止还看不到一部关于方程式赛车的科普片,网络是普及方面最好的平台,让大家熟悉了这些赛车文化的时候再到赛场上去看,一定会非常喜欢我们A1。

  主持人:我们今天的聊天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薛维)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奥运 珠峰 福娃 母亲节 印花税 火炬 日本 赵薇 外遇 股票 金晶 陈冠希 谢霆锋 CNN 中国足球 张柏芝 姚明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程丛夫 | 关蕴科 | 董荷斌 | 江藤一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搜狐招商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