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体育
搜狐体育-搜狐网站
F1赛车频道 > F1新闻

间谍案贼喊捉贼 迈凯轮反击法拉利违规获得冠军

>>>法拉利(法拉利新闻,法拉利说吧)官方回应"间谍案" 托德公开指责FIA荒唐

>>>国际汽联认定迈凯轮(迈凯轮新闻,迈凯轮说吧)“无罪” 丹尼斯:这很公平

  法拉利不是好惹的,迈凯轮同样是不好欺负的。

在FIA(国际汽联)主席莫斯利接受意大利汽联主席马卡卢索的“抗议”,同意将发生在法拉利和迈凯轮车队之间的间谍案提交FIA上诉法庭再审的第二天,迈凯轮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朗·丹尼斯先生立即代表车队公开向意大利汽联主席马卡卢索发去了一封足有3000字的长信。

  相比上周法拉利在FIA世界赛车运动理事会对间谍案作出裁决后法拉利对FIA的激动抨击,丹尼斯的这封长信对FIA要客气礼貌得多了。在发信的方式上,丹尼斯同时将这封信抄送给FIA主席莫斯利和法拉利车队经理托德的姿态也比前天法拉利“借由”意大利汽联单独向FIA发信的做法大方得多。而在这封信中,丹尼斯更是“有条不紊、细致有礼”地陈述了一件件事实,摆出了一条条道理,可以说,仅就法拉利最近发表的多份声明和迈凯轮的这一封长信来看,在辩论方面,法拉利显然绝对不是迈凯轮的对手;而如果丹尼斯在这封信中所说的一切全部属实,那么间谍案也许会演变成一个属于法拉利的彻头彻尾的丑闻。

  现在,先来细细体味一下逻辑严密的“朗式语”片断吧……

  揭发

  2007年3月,法拉利的斯蒂芬先生联系到考夫兰先生,通知他所了解的关于法拉利赛车违反FIA规则的情况。考夫兰先生立刻将斯蒂芬先生的观点传达给了迈凯轮的高级管理层,迈凯轮在分析这些观点是否确凿后做出了肯定的结论。在澳大利亚大奖赛中,法拉利赛车使用了可疑的底板附加机械装置和尾翼分离器。于是我们将这两个问题报告给FIA,采用的是通常向FIA技术部门询问其观点的做法。对于后翼分离器的问题,FIA认定是符合技术规则的。然而FIA认定那种底板装备是违规的。

   现在我们了解到,法拉利车队在澳大利亚大奖赛获得胜利的赛车是违规的。尽管法拉利违规获得了竞争力优势,但为了这项运动的影响,迈凯轮没有选择对澳大利亚大奖赛的结果提出抗议。在FIA认定违规后,法拉利取消了底板装备。若非迈凯轮注意到了斯蒂芬先生指出那些非法装备,然后迈凯轮又将此告诉FIA,那么法拉利就可能在每个赛季都将这种非法装备使用在他们的赛车上。

   在新闻发布里,法拉利描述到2007年3月斯蒂芬先生向考夫兰先生提供的信息是法拉利的“机密信息”。这完全是误导。关于尾翼分离器决不是机密,这是从赛车外观上可以直接所见的。

   对于底板装备,斯蒂芬先生揭示法拉利计划在澳大利亚大奖赛中使用一种违规装备,而且毫无疑问将在剩余赛季中继续使用。他的这种“揭发”行为关系到这项运动的利害。没有哪支车队可以指望自己的雇员对此保持沉默——正如这件事中发生的,他们的雇员意识到他的雇主正在违反这项运动的规则。

   但法拉利却通过新闻稿抱怨迈凯轮和我,没有告诉他们是斯蒂芬“泄露”了法拉利赛车违规的事,并且抱怨我在4月和他们签订关于日后如何处理技术问题的君子协定时,也没有告诉他们这件事。可任何有公正思想的人都显而易见,我绝对会拒绝这些批评。我认为,将揭发法拉利违规事实的人的姓名公开是不正确的,因为如果车队雇员认为他们的身份会被暴露,他们也就不会去揭发车队的违规行为,这对F1是无益的。

   总之,在揭露法拉利使用违规装备这件事上,迈凯轮的行为是完全正当的,我们甚至已经相当克制。如果出现任何批评,我建议你应该认真反省,对于你的执照持有人——法拉利使用了违规的赛车获得了澳大利亚大奖赛的胜利。

  丹尼斯的这段话无疑是针对托德前不久发表的那番“迈凯轮言行不一的骗子”的言论而作出的,只不过这次英国人干脆连讽刺带威胁地把法拉利一次批驳了个痛快。丹尼斯很精明,因为在这件事的争论上,本就被判违规的法拉利在“抗辩”上根本就站不住脚。在丹尼斯的描述下,法拉利就好像一个违法的被告,在抱怨揭露他违法行为的原告。而丹尼斯之所以“违反”君子协定,只是为了“保护”那个向他透露线索的有正义感的人。不仅如此,丹尼斯还警告法拉利,迈凯轮没有对法拉利在澳大利亚站获得的积分提出质疑已经算是客气的了,言下之意不言而喻:如果法拉利非要就间谍案讨一个说法,扣掉迈凯轮几个积分,迈凯轮同样有手段让FIA也扣掉法拉利几个积分。

  听证

  你在信中还建议到,如果理事会在听证会中给予法拉利更多的机会申诉,可能得到不同的结果。我再一次请你看看事实真相,法拉利已经在理事会之前完全参与了这次听证。

   首先,法拉利提供了一段演说,虽然非常误导人,备忘录时间是2007年7月16日,附有总共118页的证明文件。法拉利没有把备忘录发给迈凯轮。这份备忘录于7月20日到了理事会。直到听证会开始前的两天迈凯轮都没有看到过它,否则我们会证明那些内容是非常错误的。其间,法拉利错误的备忘录或者章节被泄露并出现在了意大利媒体上,很多意大利媒体都对备忘录的元素做出响应。

   还有,听证会上法拉利在律师的陪同下,被FIA主席授予了很多机会进行提问。托德先生也提供了证据。很清楚,FIA主席为法拉利提供了一切听证的机会,以保证一切相关的问题被WMSC了解。甚至,每段会议记录结束时,法拉利都被干涉进来要求做进一步的注释。法拉利的要求得到了允许,他们的律师加入了详细的注释。

   我不理解法拉利声称没有得到进一步机会介入听证会的说法的基础是什么。这在文书上和口头上都介入了。我尊敬地要求你和意大利汽联去看看这件事铁一般的事实,用客观和公正的方式而不是被那些以损害迈凯轮为目的的误导人的声明所干扰。

  而另一方面,自从这件事首次被曝光,迈凯轮就完全公开同法拉利和FIA合作来尽可能展开对事实的调查。在国际汽车运动理事会的听证会中,迈凯轮车队的高级雇员提供了证据,还被理事会以及法拉利进行了反复的询问。我们向理事会和法拉利提供了迈凯轮所有相关的文件和档案。所有的这些证据都在听证会上被审查过了。

   迈凯轮没有被处罚的原因是世界汽车运动理事会对考夫兰先生的行为做出了正确的结论。这个决定是基于正确的事实而非错误的暗示。迈凯轮的声誉因为意大利媒体的错误报道和法拉利的误导性声明而遭到了玷污。

   这是一届难以置信的世锦赛,近年来最好的一届世锦赛因为这种事件——一位法拉利雇员和一位迈凯轮雇员为了某种与法拉利车队和迈凯轮车队不相关的私人企图——而出轨实在是一场悲剧。

   我们相信,法拉利的新闻稿,近来泄露到意大利媒体的信息对F1造成了伤害,也对迈凯轮造成了伤害。世锦赛应该在赛道上竞争,而不是在法庭或者新闻发布上。

   我们会泰然自若地出席FIA上诉法院,我们相信迈凯轮没有做错任何事。我们相信正义必将获胜,迈凯轮不会受罚。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通过两支车队和FIA的声明,外界无法真正了解到巴黎听证会的过程究竟是怎样的。但就迈凯轮和法拉利车队在这两个月来引发的媒体风暴而言,迈凯轮的工作显然比法拉利干得漂亮。虽然意大利媒体在巴黎听证会后几乎集体站在法拉利一边对FIA发起了攻击,但两名当事人的证词却无一例外地倾向于迈凯轮。斯蒂芬近日对法拉利“陷害”他的说法更是令人为之震惊,而考夫兰尽管早已被迈凯轮停职,但依旧口口声声否认曾将法拉利的“秘密”透露给迈凯轮。丹尼斯在写下这段话时保持着一种坦荡大度的姿态(不管迈凯轮是否真的清白,至少他们的姿态很清白),想表达的意思很明白——迈凯轮在这件案子的调查过程中是合作的,主动的,相反隐瞒迈凯轮这个那个的却是法拉利,迈凯轮是清白的,坦荡的,而法拉利内部,就像他们自己描述的那样,都是秘密。

  间谍

  在得知斯蒂芬先生和考夫兰先生于2007年3月联系后,迈凯轮所做的就是立刻采取措施,以保证斯蒂芬先生和考夫兰先生停止任何联系。2007年3月期间,澳大利亚大奖赛刚一结束,考夫兰就接到了上级尼尔先生的指示,停止再与斯蒂芬先生联系。

   2007年4月初,考夫兰先生告诉尼尔先生,尽管他尽可能地切断和斯蒂芬先生的联系,但斯蒂芬先生仍然继续找他联系以表达他自己与法拉利之间的冤情。尼尔先生为此在迈凯轮的计算机系统中安装了“防火墙”,以阻挡来自斯蒂芬先生的电子邮件。

  2007年4月28日,考夫兰先生去巴塞罗那会见斯蒂芬先生。只有考夫兰先生和斯蒂芬先生知道那次会面真正发生了什么。此后,直到2007年7月3日前,迈凯轮车队里再也没有人听到任何关于斯蒂芬先生和考夫兰先生之间的事情。迈凯轮车队的每个人都认为关于斯蒂芬先生向考夫兰先生诉冤的通话已经结束了。

  我首先要解释的是,在这起事件(指巴塞罗纳会面)与斯蒂芬先生2007年3月的揭发行为之间的时期内,考夫兰先生的行为是私密的,是违背他与迈凯轮合同的,是为了他的私人企图,很确信的这是他想与斯蒂芬先生一起离开迈凯轮并加盟其他车队。

   2007年7月3日,法拉利搜查了考夫兰先生的家,找到了包含法拉利文件的两张CD盘。我强调的是这些文件是在考夫兰先生的家里被找到的。法拉利的文件不是在迈凯轮车队里被找到。考夫兰先生说,他没有将文件中的内容应用到工作中,迈凯轮车队里也没有人知道他拥有这些文件。

    自从法拉利揭露考夫兰先生家里有法拉利的文件后,他们就试图最大化地损害迈凯轮,毫无疑问是希望在世界锦标赛中获得一些优势。尤其是法拉利所称的所谓“迈凯轮员工知道考夫兰先生的行为”简直没有任何道理。法拉利发表这些无礼和错误的臆断是没有任何证据的,世界汽车运动理事会也没有这样的证据。理事会非常正确地否决了这些臆断。

   让我来澄清:迈凯轮知道2007年3月的揭发事件,也确实将这些报告给了FIA。然而对于考夫兰先生在2007年4月28日后所做的事情,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迈凯轮的管理层和员工对此什么都不知道。因此,法拉利继续在新闻稿中声称迈凯轮使用了法拉利的文件是完全错误的。

   事实是考夫兰先生没有向迈凯轮或任何一位迈凯轮人员传递任何他持有的法拉利文件。事实是没有任何迈凯轮人员知道考夫兰先生于4月28日从斯蒂芬先生那里得到了任何文件。事实是在澳大利亚大奖赛后考夫兰先生被他的上司尼尔先生命令停止与斯蒂芬先生的一切联系。

  这段话也许会让法拉利车队主席托德再次火冒三丈,但在愤怒之后,托德也许依旧只能无奈地“哑巴吃黄连”。自己车队的雇员向敌队雇员传递车队秘密文件本已让法拉利感到郁闷万分,但更令托德郁闷的是,他找不到迈凯轮使用法拉利秘密技术的证据,也不可能找到。

  而狡猾的丹尼斯正是看准了这一点,不断刺激着托德敏感的神经,一句“迈凯轮在某月某日后什么都不知道”就可以把一切撇得干干净净。法拉利的理论是,考夫兰是迈凯轮的人,他拿到了法拉利的资料,就是迈凯轮拿到了法拉利的资料。但丹尼斯却索性把考夫兰和迈凯轮之间的联系切断了,丹尼斯要强调的是,考夫兰在迈凯轮车队的时候,迈凯轮就不屑于拿到他手上的法拉利“秘密”,考夫兰被迈凯轮“停职”后,迈凯轮更是和那些“秘密”一点关系都没有。

  专题撰稿 本报记者 周捷

(责任编辑:小玩)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奥运 珠峰 福娃 母亲节 印花税 火炬 日本 赵薇 外遇 股票 金晶 陈冠希 谢霆锋 CNN 中国足球 张柏芝 姚明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法拉利 | 斯蒂芬 | 丹尼斯 | 托德 | 尼尔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搜狐招商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