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体育
搜狐体育-搜狐网站
F1赛车频道 > F1新闻

F1赛程变化准备期骤缩八个月 三大新规考验车手

  “过去我们有近一年时间做准备,赛前6个月全方位启动各项工作,现在赛程变了,时间压缩了,考虑到中间有一个春节长假,而各支车队在12月到2月间也处于休假状态,留给我们真正准备的时间实在太少了。”———上赛场经营中心行政部副经理吴中杰“在上赛道,引擎的负担很重,因为在临界点上出现故障的可能性非常大。

”———上赛场营销中心市场部经理李靖

  东方早报记者 陈均

  在沪打拼了7年的云南人程楠,今年春节第一次没有回昆明老家与家人团聚。大年三十那天,程楠在办公室里工作,晚上去一个远房阿姨家吃了顿饭,加上之后满打满算的三天,这就算是程楠的新年了。程楠说,“回家的日子被无限期推迟了……”

  开赛日期首次提前上赛场员工春节仅休三天

  26岁的程楠有个不错的“头衔”:上赛场市场部主管。程楠生活的“变奏”,不得不说缘自F1新赛季的一纸变革令。今年F1上海站的比赛时间,从以往的10月提前至4月。往年,历时接近一年的准备工作,如今必须在短短4个月中完成。程楠和他的同事们不得不争分夺秒,牺牲掉几乎所有的假期,“往年春节我都要回老家的,但今年不行了,我们大年初三就开始上班,年初四到初六在港汇广场有个F1裁判训练营的选拔报名活动,头天夜里得搭场。”

  “你好,我手头还有一个广告策划在做,需要和设计师继续讨论……”拨通程楠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钟,而他还在久事大厦的办公室里继续加班,问及何时可以结束?电话那头的程楠笑了笑,“这就没准了!”这不是属于程楠的特殊一天,实际上,当去年11月底F1新赛季赛程确定以后,这位久事公司市场部主管的每一天都开始这样“特殊”地过,甚至连春节也被搭上了。

  提到眼下的工作,程楠的同事吴中杰嘴里只有一个字,忙!这位上赛场经营中心行政部副经理不无感慨,“过去我们有近一年时间做准备,赛前6个月全方位启动各项工作,现在赛程变了,时间压缩了,考虑到中间有一个春节长假,而各支车队在12月到第二年2月间也处于休假状态,留给我们真正准备的时间实在太少了。”

  没有时间,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去挤,在4个月的筹备期中,朝九晚五这样的工作时间表对于上赛场的员工们而言仅仅停留在字面上,“现在我们的上班时间完全以是否完成工作为准,举个例子,我们和各个车队间存在时差问题,如果要连线磋商一些事情,熬上一通宵也不是新鲜事。”家住市区的吴中杰每天要驱车前往位于嘉定的上赛场上班,在他看来,自己已经算幸运的了,“我的很多同事没有车,早上6点半就得去赶班车,下班时间则没个准。”吴中杰和上赛场的每一个员工一样努力工作着,但和大多数人不同的是他还是一个新生孩子的父亲,“我的儿子刚刚5个月大,但我根本没有时间去照顾他,儿子是去年8月28日生的,恰恰也是我最忙的时候,要准备10月份的上海站,那三个月我都没怎么见过儿子,现在情况也差不多……”

  三大新规考验车手主办方受困“没经验”

  除了赛程的变革,F1规则的改变也将各路车手带进全新的时代:KERS(动能回收系统)的使用、光头胎重见天日、限制引擎……一系列新规则让此前毫无此类经验的上赛场工作人员绷紧了神经。

  争英国权威赛车媒体autosport.com专栏作家西蒙·斯特朗不久前发表了题为“新年新气象”的评论,“当F1新赛季带着非同以往且诡异的新规则驶来时,有理由相信我们将看到更棒的比赛。”面临限制引擎、KERS(动能回收系统)及光头胎的使用三大新规,各路车手以及承办第三站比赛的上赛场都将经受前所未有的考验。

  KERS,即动能回收系统,是F1用来展示其科技能力的一个项目,本赛季首次被引入势必聚焦所有人的眼球。测试结果显示,该系统可以在瞬间为赛车提供80马力的额外牵引力,每圈能用6.6秒,估计单圈可以提速0.1到0.3秒。不过在上赛场,KERS是否真的能让赛车如虎添翼呢?带着疑问记者走访了久事赛事营销中心市场部经理李靖。

  “提高80马力的牵引力非常可观,要知道F1赛车总共也就800马力,提高了10%肯定会给赛车的比赛节奏带来变化。”和众多车迷一样,李靖自己也对KERS充满期待,“除了可以在大直道上发挥威力,KERS也会对上赛道的发车产生重要的影响。有了KERS,发车可以按加速键,此后连续遭遇四个连续弯,KERS也能提供瞬时推动力,这意味着超车将更加坚决,比如4号弯就是一个很好的超车点,后面的6号弯、13号弯14号弯出弯也会有更多超车。”

  除了KERS,曾经使用过的光头胎也将在本赛季重现江湖,不过在上海站,此前还从未有人用光头胎驾驶过F1,光头胎能否适应这条赛道,眼下没有人知道答案。

  出于削减研发预算的考虑,现在的空气动力套件会让赛车损失50%的下压力,这意味着赛车的抓地力小了,直接影响到弯道驾驶,光头胎的恢复一定程度上就是为了平衡抓地力的不足。“不同的车手,驾驶风格不同,进弯道时有的倾向于提前刹车,有的倾向于延迟刹车,光头胎可以提高速度,但车手们面对这个新东西,将不得不在上赛道改变自己的驾驶节奏。”对于光头胎,李靖有自己的分析,但他认为光头胎很适合上赛道,“举个例子,巴林的赛道和上赛道非常像,此前巴林测试的成绩已经出来了,和去年巴林大奖赛的成绩很接近,这本身就能说明问题。”

  李靖毫不讳言光头胎会在上赛道大显身手,“光头胎可以增加6%到8%的抓地力,但这不足以抵消空气动力套件损失的抓地力,也就是说遭遇高速连续弯(高速弯角利用下压力获得抓地力)的时候,光头胎的使用会存在变数,但上赛道不是这样。”众所周知,上赛道是以大直道和落差大的弯道著称,高速连续弯角并不多,一定程度上,光头胎可以扬长避短,“上赛道的弯角落差非常大,最多有7米的落差,打个比方,等于有两层楼的高度,车手驾驶起来像开飞机俯冲一样,面对这样的弯道,车手都很小心,会放慢速度,这个时候赛车过弯主要依靠机械抓地力,也就是轮胎和悬挂提供的抓地力,光头胎就是为这样的弯道准备的。”

  改革·重头

  上海站新临界点

  专家预测:引擎故障概率极大

  陈均

  过去几年,限制赛车研发都被国际汽联当作重中之重,此前统一引擎的争论就让国际汽联和各大车队貌合神离,但在全球经济危机的冲击下,节约还是成为了主旋律,有鉴于此,新赛季的规则对引擎进行了限制,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规定全年17站比赛只能使用8台引擎。

  8台引擎跑完17站,换算一下,也就是说每台引擎必须跑至少两站,对处于全年第三站的上海站而言,这意味着什么呢?“上赛场将成为引擎使用的极限,去年的数据显示,一台引擎跑760公里,新规则出后,一台引擎差不多要跑1000公里。”交谈中,李靖一语道破天机,“在上赛道,引擎的负担很重,因为在临界点上出现故障的可能性非常大。”

  那么在上海站更换一台新的引擎是否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呢?“如果是一台新引擎,当然没有问题,不过换与不换都面临挣扎,如果第三站就更换引擎,那么后面的比赛将陷入被动,全年就8台引擎,用第9台引擎就要面临后退发车的惩罚,因此前面的比赛肯定要省着用,我想每个车队都会有这样的考虑。”

  

(责任编辑:奔跑)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奥运 珠峰 福娃 母亲节 印花税 火炬 日本 赵薇 外遇 股票 金晶 陈冠希 谢霆锋 CNN 中国足球 张柏芝 姚明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程楠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