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体育
搜狐体育-搜狐网站
F1赛车频道 > 国际赛车 > 2009年达喀尔拉力赛 > 比赛新闻

达喀尔死亡之路重新开始 央视记者回顾惊心动魄

  2009年,达喀尔拉力赛第一次在南美举行,但这没有改变达喀尔的危险性。我们的特约记者在采访过程中,遭遇了直升机事故,从半空中跌落,幸而大难不死,回国后,他回顾了自己的惊险达喀尔之旅。

  2008年12月29日,在法国戴高乐国际机场上空不停起降的飞机提示前来采访达喀尔赛事的记者,虽然今年的达喀尔拉力赛已经远离了非洲,起点和法国也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这项赛事还是一项彻头彻尾的法国味道的比赛,组委会ASO是法国公司,记者班机都是从法国巴黎起飞,赛事官方语言也是法语。

在飞机起飞后,俯视窗下的风景:南美达喀尔,我们来了。

  2009年1月3日

  阿根廷 布宜诺斯艾利斯

  这一天的凌晨,我们真正踏上了达喀尔拉力赛的征途,在前几天,我们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高温,毕竟阿根廷和往年举办比赛的非洲不一样,往年,非洲和中国一样,举办比赛的时候都是冬季,即便是沙漠地带,热带地区也还算好过。但地处南半球的阿根廷此时正值盛夏时节,于是乎,每天中午,在阳光的暴晒下,测量气温成了我们在刚开始几天里的固定节目,结果测量结果几乎每天都在刷新,最高纪录达到了55.1度,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在超过50度的地表温度下进行采访拍摄工作,那感觉,我想不会有人想亲身经历的。几乎我们所有人在这次达喀尔拉力赛中都经历了两轮被晒脱皮的经历。

  前几天的拍摄工作进行得还算顺利,只是这次由于是在南美举行,组委会无法在旅途方面自行安排,比如以往在非洲的比赛,组委会是全程飞机运送,每架飞机负责一个任务,营地旁边就是机场,记者甚至可以把帐篷搭在飞机的机翼下边,每天早上飞机发动机预热的噪音就是所有记者起床收拾行囊的闹铃。可今年在南美,ASO不再拥有这么大的自主权,每天我们都需要四五点钟起床收拾行囊,乘坐大巴前往机场,然后乘坐阿根廷空军的C130运输机飞往下一个营地附近的机场,然后再换乘大巴前往营地。这样的行程就意味着我们每天都要把行李搬上大巴,再从大巴搬上飞机,然后再从飞机搬上大巴,最后再从大巴搬下来,日日如此,现在开玩笑说,我们几个人去搬家公司应征搬运工肯定不用考试,直接录取。还有几天,由于营地附近没有机场,所以我们只能乘坐大巴前往下一个营地,只能在大巴上将就一晚。

  2009年1月6日

  阿根廷的死亡之旅

  从这一天开始,我们中央电视台的前方报道小组在连续几天里遭遇的事情几乎可以出本书了。首先就是发生在当地时间1月6日下午(北京时间1月7日凌晨)的直升机坠机事故。这件事在当时几乎成了国内的热点新闻,我国内的同事给我发短信开玩笑说,你当心你回来之后被狗仔偷拍。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真的是命大,直升机高度不高,没有速度,正在准备降落,再加上飞行员的正确处理,而且迫降的地面是沙土结构,如此多的因素让我们飞机上的四个人居然毫发无伤。很多人事后都在问我究竟直升机坠地的时候是什么感觉,说句实话,真的是什么感觉都没有,大脑一片空白,毕竟从直升机发生引擎故障到最后摔在地上,只有一两秒的时间,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这么意外的情况下,还有时间、闲情逸致有什么想法,这种人要不就是超人,但我相信更有可能的是在事后扯淡。

  而且现在我也有些理解拉维尼在赶到现场之后跟我说的那句“你体验了一次真正的达喀尔”这句话的含义了。当时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确有些哭笑不得,毕竟这种体验是用生命危险换来的,换作谁,恐怕都不会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去体验一种经历。但现在,当我事后回想的时候,我才发现,能拥有这种很多人一生都无法拥有一次的经历的时候,我的这次达喀尔因为这一次坠机将成为与众不同的达喀尔,也许很多年之后,当我回忆起这次达喀尔之旅的时候,我的回忆会因为这次幸存而显得更有色彩,也更加真实。而且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也让我变得更豁达,更知足。当我在回程途中,在马德里机场遗失我的钱包的时候,我的同事都替我焦急,可我却不在乎,不过就是几张卡一点钱,和一张在欧洲毫无用处的身份证而已,和坠机比起来,这点事情属于小Case。

  当然,除了空难,那几天我们报道小组接到的消息几乎全都是坏消息,第5赛段,由于难度太高,只有不到60%的车手回到了营地,组委会不得不大赦没有按时回到营地的车手,让他们能够继续参赛,从这时起,本届达喀尔似乎就进入了一个不太正常的轨道。同一天,失踪两天的法国摩托车手特里被发现,但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达喀尔的黑色名单当中又多了一个名字。当时,在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劫后余生的我,想起的第一句话就是,天堂向右,达喀尔向左。

  第5赛段过后,紧接着的几个赛段我们都是很晚才见到中国车手,卢宁军也在感叹,这届达喀尔的难度远远超过了预期。摩托车手我们更是连续三天都没能见到,因为在我们凌晨出发之前,他们都还没能返回营地。连续的疲劳作战让最后一位坚持着的摩托车手魏广辉倒在了第7赛段的起点上,由于第6赛段他没能在关门时间之前返回营地,所以他已经失去了继续比赛的资格。在完成对他的采访之后,我其实心中更多的是庆幸,因为在我个人看来,中国摩托车手的第一次达喀尔之旅最重要的任务是学习、是感受,而不是征服,对他们来说,第一次达喀尔就赶上了这样一届难度远远超出预期的比赛,也许是一种不幸,但换个角度,这未尝不是一种幸运,感受、学习过了更难的达喀尔,那么在回到非洲之后呢,中国摩托车未来的达喀尔之旅应该会更加坦荡,也更加光明。

  至于卢宁军,我不得不说他是一位幸运的车手,在第7赛段,他的车坏在了赛段里,一直到第8天,也就是休息日当天太阳落山之前才算回到了营地。如果在第7赛段之后不是休息日,而是正常的比赛日的话,那卢宁军已经退出比赛了。

  2009年1月11日

  智利 瓦尔帕莱索

  连续的不正常和困难之后,比赛进入了智利境内的赛段。组委会的组织工作越来越井井有条,剩下来的车手也对这里的气候、赛道越来越适应,虽然每个赛段的淘汰率依然很高,但总算在正常范围之内了。我们总算是摆脱了高温酷热的烦恼,智利境内的几个赛段虽然依然是阳光明媚,但是由于海拔比较高,而且紧邻安第斯山脉,所以每时每刻都有清凉的山风刮过,总的来说在智利境内的这几个赛段可以说是这次达喀尔拉力赛过程中最舒适的几天了。

  不过智利境内的赛段对于车手来说可就不是那么好玩的了,毕竟阿塔卡马沙漠的赛段毫无疑问是本次比赛最困难的赛段。车手们在这片以大沙山和干燥著称于世的赛道里经受着让人难以想象的煎熬。不过组委会也认识到了赛段难度远远超过预期,并且很可能超出绝大部分车手的忍受力,所以在这几天里,我们听到的最多的消息就是缩短特殊赛段,有的赛段缩短了一半,有的缩短了三分之二,有的干脆就取消了特殊赛段的比赛。看来这次达喀尔拉力赛的赛段设计的确难度太大。

  2009年1月14日

  阿根廷 菲安巴拉

  这一天,我们重新进入了阿根廷,高温酷暑再一次开始考验我们的皮肤,而在从智利进入阿根廷的途中,我们则感受到了安第斯山4700米的高海拔带给我们的不适应,当我们抵达营地的时候,几乎所有记者走下大巴之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捂着自己的脑袋,用各国语言说着同一个意思:头疼!可能有过在高原过夜的朋友有这种经验,在高原度过的第一个晚上是最痛苦的,晚上睡觉喘不过气,经常被憋醒,早上起来头疼,嗜睡。往年在非洲的达喀尔,高原可是绝对和比赛无关的一个地方,但今年,我们两次穿越安第斯山,算是成为了第一次高原达喀尔的亲历者。

  从第二次进入阿根廷开始,比赛进入了收尾阶段,赛段难度在下降,车手们也终于可以放松心情,享受一下比赛沿途的美丽风光。我们也可以每天在营地的餐厅里喝上几杯咖啡、红酒,闲聊上个把小时,“享受”一下阿根廷潘帕斯草原上炙烈的阳光。

  2009年1月18日

  阿根廷 布宜诺斯艾利斯

  我们终于又回到了阿根廷的首都,又见到了名副其实的大城市,而且在1月18日这一天,也没有比赛了,只有一个象征性的收车仪式,所以我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好好回顾一下我的第一次达喀尔之旅。说句实话,这次达喀尔留给我的印象说不上是好还是坏,但绝对是难忘。关于这次比赛究竟是否成功,说法很多,应该说让达喀尔走出非洲,走向世界,这个尝试是成功的,但在南美举行的这次达喀尔拉力赛能否像非洲的达喀尔那样成为经典,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死亡”达喀尔

  达喀尔拉力赛是世界上最难的比赛,“死亡”离车手是如此之接近。据不完全统计,从该项赛事开始至今,已经有53人直接或间接死于该项赛事。

  除了赛车选手容易在该比赛中意外丧生外,还包括观众、工作人员、记者甚至是路人。就连比赛创始人萨宾也在一次比赛视察中因直升飞机失事而丧生黄沙。

  赛事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届是1988年,共有6人在这一年的比赛中不幸遇难。

  死亡名单

  2009年,法国摩托车手帕斯卡尔·特里不幸遇难。

  2008年,由于有4名法国游客在毛里塔尼亚遭遇抢劫并惨遭杀害,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2008年达喀尔拉力赛被迫取消。

  2007年,南非摩托车手西蒙·埃尔默在比赛中不幸坠车身亡,法国摩托车手奥比约克斯·恩里克突发心脏病去世。

  2006年,摩托车手科尔德考特和当地一名男孩不幸遇难。

  2005年,佩雷斯在车祸后去世,梅奥尼猝死。2名比利时摩托车手、五岁女童被救援车撞倒身亡。

  2003年,法国籍导航布鲁诺·考维与尼伯特所驾驶的赛车与巨石相撞,考维当场死亡。

  2001年,第一赛段中,一名途经的民用车辆与一辆拉力赛运输车相撞,民用车司机当场身亡。10天后,机械师维尔格内斯死于一次撞车事故。

  1998年, 在毛里塔尼亚,一辆参赛车辆与当地出租车相撞,4人死亡,3人重伤。

  1997年, 法国业余车手勒杜克不幸身亡。

  1996年, 法国卡车手戈根在第五赛段踩上地雷,被炸身亡。24岁的西班牙车迷托马斯·乌尔皮在跟随比赛过程中遭遇严重车祸,抢救无效死亡。一个几内亚小女孩也在一起摩托车事故中身亡。

  1994年, 宝马车队59岁的比利时车手米歇尔·桑森从摩托车上摔落,不治身亡。

  1992年, 1989年摩托车组冠军获得者、法国天才车手拉莱驾驶的赛车与赛事医疗车相撞身亡。一名塞内加尔小伙子被一辆参赛车轧死。

  1991年, 两位法国卡车手索尼拉克和博格奥伊斯在第二赛段临近终点时相撞,同时丧命。

  1990年, 法国卡车手卡巴内遭遇枪击身亡,芬兰记者萨尔米登遭遇事故身亡。

  1988年, 在达喀尔诞生10周年之际,6人死于非命。

  1987年, 法国药剂师亨利·毛伦被赛车轧死。

  1986年, 日本摩托车手金子康夫在法国南部死于车祸。此外,一辆直升机在马里上空遭遇空难,机上5人无一生还。其中包括达喀尔拉力赛的创始人和组织者蒂埃里·萨宾。意大利人马里奥尼在最后一个赛段从摩托车上摔下,抢救无效死亡。

  1985年, 一名尼日利亚少女被赛车轧死。

  1984年, 一名妇女被赛车撞死。

  1983年, 法国摩托车手皮内乌在机场被杀。

  1982年, 一辆参赛卡车翻车,记者乌尔苏拉·泽茨施丧生。荷兰摩托车手奥斯特胡伊斯失踪。一位马里男孩死于赛车车轮下。

  1981年, 记者托马索和3位技师被杀害。

  1979年, 一名摩托车手意外死亡。

  尹路

  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赛车编辑

  2004年开始从事赛车报道,2006年进入中央电视台。代表作有《F1烧钱报告》、《惊天罚单空袭迈凯轮》、《迈凯轮、阿龙索分手始末》等。自从2006年1月进入中央电视台以来,每年的F1中国大奖赛和达喀尔拉力赛期间,都会担任重要的编辑工作,今年首次作为中央电视台达喀尔拉力赛前方报道小组的成员奔赴前方报道达喀尔拉力赛。

  失踪两天的法国摩托车手特里被发现,但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在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劫后余生的我,想起的第一句话就是,天堂向右,达喀尔向左。

  

(责任编辑:王燕芳)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奥运 珠峰 福娃 母亲节 印花税 火炬 日本 赵薇 外遇 股票 金晶 陈冠希 谢霆锋 CNN 中国足球 张柏芝 姚明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