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F1赛车频道 > 中国赛车-中汽联 > 最新动态

韩寒谈赛车:不怕全中国人挑战 要飞过家乡小桥

来源:东方体育日报
2010年04月16日09:38

  文/陈晶

  采访那天是韩寒的杂志社所有工作人员每周例会的时间,陆续地有人敲门进来,每听到一阵敲门声,先到的人都会说:“肯定不是老板,老板的敲门声不是这样的。”

  不一会儿,门口传来一阵“嘭嘭嘭”的急促敲门声,“这个声音肯定是老板!”有人笑。门一开,果然是韩寒,只见他弯腰捂着胸口,“哎哟哎哟”地冲了进来。“韩寒你好。”作为在场“唯二”的陌生人,我和邹晔跟他打了个招呼。“你们好。”他顾不上表现出太大的意外,径直冲到房间最里面才停下来。“起床伸了个懒腰,这里就抽住了,痛死我了。”韩寒面露痛苦地解释道,在场所有人都发出了善意的笑声。

  他穿着那件传说中“穿了一个冬天”的黑色皮衣,普通款式的水洗牛仔裤,山本耀司与阿迪达斯合作出品的潮牌黑色高帮球鞋。头发有点长,遮去了小半边脸,鼻子上架着一副黑色细框的眼镜,看上去很斯文。身材比想象中要瘦小一些,倒是一个赛车手的标准身高。

  韩寒的杂志社成员都是看上去跟他年龄相仿的文艺青年男女,因此给他的称呼从“韩寒”、“老板”到“韩老师”……什么都有。办公室是郊区一栋商品住宅楼里的一间,装修得简单而又中规中矩,只有墙上那几幅夹在木头夹子下的图片泄露了一点前卫大胆的意识,这也是他的杂志至今未能出版的原因之一。

  尽管是玩赛车的,但是韩寒的身上不大看得到“速度感”。从坐下来接受采访到结束,他的姿势就几乎没变过,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不紧不慢地回答提问。他的普通话里带着明显的南方口音,更确切来说,是上海口音,中间穿插着不动声色的犀利与幽默,和他的博客文字有着高度的一致性。

  韩寒的博客以“敢言”而出名,但当你真的坐在他面前,从他的表情和眼神中却看不到咄咄逼人的神色,他的张扬和敏捷潜藏在睿智的头脑和内心里,表现出来的状态却是出人意料的平和真诚。

  在这个刮着大风、天空阴沉的下午,我们面对的是美国《时代》周刊2010年“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的候选人,但韩寒不认为自己称得上是一个有影响力的人物。

  采访结束,我们在楼下等小区班车,接驳去地铁站,这个位于城郊的大型社区虽然配套设施完善,但没车就等于寸步难行。没几分钟韩寒也下来了。“你们去哪里?我要去看牙,开车把你们带去方便的地方好了。”就这样,我们跟着他一起走下了车库。

  突然,他加速跑了起来,蹦蹦跳跳地直冲向地下车库的横杆,好像在做跨栏前的冲刺。跑到横杆前,韩寒却突然“刹车”,仍旧从一旁绕了过去,“算了我还是不跳了。”他笑着说。地下车库很大,走着走着,韩寒环顾四周,用满足的语气说:“这个车库还是挺漂亮的。”《纽约时报》的摄影师应该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在他们的采访之后,拉着韩寒来这里拍了一组照片。

  从车库开出,韩寒熟练地在小区七拐八绕的小路上开着,但车速始终保持在30公里。“你怎么就开了30码?”和他一起出门的朋友说。“就保持在30码好了,我怕开快了我控制不住。”

  开车的韩寒,确实很特别。

  赛车和写作一样,都是坐着干活

  4月初,随车队从德国风尘仆仆回到上海的韩寒终于稍得空闲。这天,他预约了他的牙医,要去好好打理他的牙齿。

  半个月前,2010赛季中国汽车拉力锦标赛在中国的最北端——黑龙江漠河的冰天雪地里拉开战幕。卫冕冠军韩寒出师不利,因翻车而退出了比赛。赛车损毁严重,碎掉了整块挡风玻璃,韩寒对车队说,帮他修好那赛车,他还用这车去拿冠军。

  几天后,4月11日,上海大雨滂沱。中国房车锦标赛年度首站在上海天马山揭幕。这里是韩寒的主场。1小时54分钟后,韩寒旗开得胜,雨中第一个冲过终点。然而也许真的是天公弄人,这个冠军之后也被戏剧性地取消了……

  全中国,不怕任何人来挑战

  CTCC、CRC年度双料冠军韩寒。2009年之后,他从一名冠军车手跃升为一名顶尖车手。

  “全中国我不怕任何人来挑战,去年总冠军是我赢的,今年还是我。”3月15日,在零下四十摄氏度的恶劣环境里,韩寒的一番豪言令人为之振奋。在这之前,他谢了国家、谢了组委会,当然也谢了父母,并且表示“信春哥”。结果却是在SS2赛段9公里多的地方翻车退赛。

  韩寒的赛车生涯中,撞过树,冲进过鱼塘,甚至在职业车手生涯的第一个转弯,还倒了把车。但翻车的情况很少发生。后来,他在博客中这样写:信春哥,只能保证得永生,不能保证得其他。“当时特别有信心,太有信心了。后来我发现,凡是那个时间段里谢国家的人下场都不好,不光是我。”韩寒以那种特别真诚的表情说道。“不过,最主要还是自己个人的失误吧。”

  很快,他的满腔热情就在另一条赛道上得到了补偿。天马山赛车场是上海大众333车队的主场,这里的单圈最快纪录就是韩寒在2007年创造的。4月10日,韩寒如愿拿到杆位。他依然不忘调侃:“这场比赛能够拿到杆位是因为事先没有感谢国家。”

  翌日,这场在大雨中进行的揭幕战,更多是韩寒与队友王睿的较量。但是湿滑的赛道和不断的事故,导致比赛开始往非常戏剧性的方向发展。

  比赛结束还剩16圈的时候,安全车离开赛道,此时大众333车手王睿依然保持领先。按照规定,当王睿驶过发车线后,后面的车手才能有超越的动作,可海马Z1车队的黄楚涵在最后一个弯道前就提前超越了王睿,王睿的队友韩寒也顺势超越,并在赛会宣布提前结束比赛时,保持着第一的位置。

  然而,韩寒自己却称这个冠军“有点尴尬”。“我不知道赛会后来为什么没有处罚我,现在让我选择的话,我会接受赛会的任何处罚,而现在我稀里糊涂地拿到了冠军。”韩寒说,“冠军应该是属于王睿的。”

  颁奖仪式的合影环节,韩寒主动把王睿拉到中间的“冠军”位置,而他的队友显然还需要点时间接受。同样“稀里糊涂”的中汽联,后又改判韩寒犯规罚时,王睿的冠军失而复得。

  在此后一个月没有引擎轰鸣的时间里,韩寒还是会晚睡晚起,不时更新博客,与出版商周而复始地开会,接受或婉拒各路媒体的采访要求。在韩寒这里,我们看不到职业运动员的规律生活,定期健身。也说不清哪一个才是他更常态的生活。因为,如他所说:“国内的比赛还不需要注意这些吧?国内的车开起来太轻松了!”

  十年前,有人说那个少年作家开赛车是玩票;十年后,车手韩寒轻易地把所有对手甩在身后,就跟玩似的。

  理想名叫WRC,不是F1

  韩寒常说,自己不过一介书生与车夫。在他郊区的办公室里,大量的书报杂志间,唯一一本写着“韩寒著”的就是诞生于2005年的《就这么漂来漂去》。这本书定稿之后不久,韩寒就拿下了2005全国汽车场地锦标赛年度亚军。那时,他的目标是“全国年度总冠军,然后卫冕”。这便是韩寒在5年后的2010年代将要去为之奋斗的。

  坐着工作是自称“懒惰”的韩寒一直以来想要的,只是后来这份工作有时是写作,有时是赛车,都是能坐不用站的。

  韩寒的运动天赋在学生时代就显露无遗,在校期间保持着从200米到800米的校纪录。至今他仍能记得长跑成绩是1500米4分40秒,800米2分10秒。“我不喜欢跑步,但不知道为什么会跑那么快。跑步太无聊了,显得你的能量只有那么点,也不好看。我喜欢那些能把人类力量进行延伸的运动,比如赛车。无论汽车和摩托车。就像有一个团队,帮你研发出一个武器,他们用不好,只能你来用,你能把这武器发挥到最大的能量。”

  拼命往前跑,就是韩寒与生俱来的原始力量。“赛车其实很简单,就是比谁转弯更快。只有赛车快了,非常快,相当快,才能体现这项运动。但是中国的赛车很慢,讲究和谐。”韩寒不加评判,娓娓道来,“好的车手必须要遇到一台好车才行,否则一点办法也没有。”

  有人为韩寒还没成为F1冠军而遗憾,这只会让韩寒苦笑。因为,他最大的理想从来都是WRC——世界拉力锦标赛,而不是人人做梦的F1。赞助一个F1车手,人民币至少要接近5000万——1亿。他也承认一级方程式的赛车是最先进的武器之一,但在人工设置的赛道上不停跑圈,似乎还少了点什么。

  只是,理想从来都是用来想的。在韩寒这,也不缺少这样的体会。“PWRC量产车中国车手的水平在第五第六第七。或者去开S2000的比赛,差不多也是这水平,不是很差,但也到不了争夺冠军的行列,这需要时间,一两年、两三年,进到前三的级别,这需要大量的资金和车队的支持。但在中国目前暂时没有。”韩寒说。

  韩寒更喜欢以他自己的方式看待这件事。“再说签证特别麻烦,早上我也起不来去办签证。我曾经去想过办一个其他地方的身份证,但也是中国的,比如香港。后来我觉得这样不是特别好。我觉得还是和大家一起拿着内地身份证吧,比较好一些。”韩寒以他独有的爽朗,付之一笑。“你看那些经常出国的人,都会办香港身份证,这和福利不福利没有任何关系,这些人完全不需要这点社会福利支撑自己的,就为了出国方便。因为有时行程会更改,万一往前或往后改了几天,那就完蛋了。去都去不了。”

  于是,韩寒还会继续这么“漂来漂去”。去兑现他卫冕的梦想。因为除了写作与赛车,“说不出一件更开心的事情了。”韩寒说,“而且(赛车)总要比做很多文化上的事情更加高兴一些。”

  过家乡的小桥没想过用飞的

  “中国的拉力赛……是世界上最富盛况的一个国家拉力赛。”无论说什么,韩寒脸上总是带着笑,这样的采访对象让你觉得自己是个笨蛋。

  再听韩寒说下去,等来的是:“因为别的国家都办不下去啊。别的国家都是靠私人支持,拉力赛很难转播,赞助商得到的回报不大。而中国的拉力赛更多是在山里,主要靠当地政府的支持。中汽联会联络当地的政府,所谓赛车搭台,经济唱戏这种特别土的……”这还没完,“只要喝喝酒、吃吃饭,说我们这是个国际赛事,来很多外援,很多媒体,一百多家全国媒体呢,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人一听就很高兴嘛。”

  但再土,韩寒也要去。于是,有一次在当地试车,一只鸡不幸成为韩寒车轮下的冤魂,结果被要求赔偿一千元。韩寒把这一小插曲写在了自己博客上,但后来车队受到压力,说这样有损当地形象,会打压当地下次申办比赛的积极性。韩寒“深明大义”,主动删了文章。

  “那地方比较穷吧,也是一个偶然的事件。大部分的山里人很淳朴,各地方有各地方的人。”韩寒说。至于每到一地,每栋楼前拉满横幅“某某村祝全国汽车拉力锦标赛圆满成功”更是司空见惯了。有时还会附赠一条“想要外出打工,至少念完初中”。

  于是,当2006年全国拉力锦标赛终于来到韩寒的老家金山,韩寒也体会了一把主场作战的待遇。当赛车从两边的油菜花地中疾驰而过,“从没想过这里也能比赛。很多朋友就住在赛道两边,这里我待了25年,没想过这座小桥是要用飞的。”这是赛车带给韩寒的另一种惊喜。

转发至:搜狐微博 白社会
责任编辑:兰克辉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直播中心

  • NBA
  • 国际足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体育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